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6版:2022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季特别报道①
发布日期:2022年08月03日
陕西科技大学经管学院5A314宿舍静谧而空荡,门旁边,画着6个女生头像的“涂鸦之作”还留在墙上,而那来自天南海北、同窗四载的6个女生,却已经踏上寻找自己的路。没有人会知道,前方的路,究竟是平坦还是曲折,但她们相信,只要眼里有光,只要心中有爱,目之所及,皆是星辰大海。
向着星辰大海出发!

田芳昕作

郝田在去年秋招时应聘到广联达西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做客户运营。经过半年实习期,她于今年7月转正,在宿舍6人中第一个步入社会。图为郝田正在工作。 本报记者 田芳昕摄

毕慧娟是宿舍里唯一继续升学读研的学生,她获得了推免资格,将在陕西科技大学攻读金融专业研究生。图为毕慧娟在学校图书馆学习。 本报记者 田芳昕摄

本报记者 李蕊 孟珂 田芳昕 实习生 卜芾津

你大学毕业多久了?

是否还记得那个午后?

宿舍里,阳光透过窗棂,洒在桌面、床铺上,你捧着本小说正看得入神。自习室里,你从书本中困倦地抬起头,周围人奋笔疾书的身影提醒着你考试的临近。食堂里,你在一个个窗口前犹豫徘徊,抱怨吃腻的饭菜。那时的你也许并未意识到,这些饭菜会裹着青春的回忆成为你此后多年的念念不忘。

是否还记得曾经陪伴你的人?

那个睡在你上铺的兄弟,是否已褪去青涩,变成大人模样?那个与你在深夜分享心事的姑娘,是否已盘起长发,成为别人的新娘?那些年少时的梦,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装饰着生活中漫长又平凡的日子。

是否还记得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匆匆那年”?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毕业、就业,两个简单的词,勾连出的却是人生中的关键转折。那时的你,或许有期盼、憧憬,也有遗憾、不甘,但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是青春,是你用奋斗书写的人生。

这个7月,首批“00后”大学生毕业了。如何在疫情冲击等多重挑战下探索前路,考验着全国1076万名高校毕业生。

这个7月,记者来到陕西科技大学经管学院,走进5A314宿舍,和6个女孩一起回忆她们的青春岁月,倾听她们的人生选择。

一场“就业总动员”

情绪濒临崩溃的李嘉终于在2021年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爆发了。“当时宿舍已经熄灯了,我就听着嘉嘉好像躲在被子里抽泣。”舍友毕文馨后来回忆。在舍友的关心下,李嘉说出了内心积压已久的烦闷,大家也纷纷打开了话匣子,聊起未来的打算,彼此加油打气。

“那天的夜谈成为我很长一段时间的精神支柱,让我感觉自己不是孤军奋战。”李嘉更加坚定了“先就业,再择业”的想法。

“啊,你们来啦!”记者推开市场营销专业5A314宿舍的门,6个女孩的笑脸迎了上来。她们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快速腾出一片空地——行李箱挪到一边,桌上的书本、护肤品集中到一角。7月1日,她们开始收拾行李了。

记者抬眼望去,每个床位都有一片小天地。卡通图案的床围、书架、台灯、小桌子……空间狭小却一应俱全。只有一个床位,被淡粉色床围遮得严实。它的主人李嘉因为很快要去杭州的公司报到,前段时间回了趟老家,这一天刚赶回学校。

李嘉将是宿舍里最早离校的人。去年秋天,她在几个女孩中较早确定了毕业后的去向。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人纠结,有人迷茫。但是对于李嘉来说,她的目标一直很坚定。直接就业,在社会上历练,这是她进大学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李嘉来自咸阳市三原县,有一个弟弟在读初中。大学期间她一边领着国家助学金,一边打工挣生活费。实习体验帮她明确了就业意向——相对于直接面对客户的销售工作,她更倾向于幕后的运营、策划类工作。

2021年6月,李嘉开始上网了解招聘信息。2021年8月,顶着西安的炎炎烈日,她满怀信心地踏上了自己的求职之路。第一个月,简历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是常态。“一事无成吧,当时对自己就是这样一个评价。”李嘉说。

情绪濒临崩溃的李嘉终于在9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爆发了。“当时宿舍已经熄灯了,我就听着嘉嘉好像躲在被子里抽泣。”舍友毕文馨后来回忆。在舍友的关心下,李嘉说出了内心积压已久的烦闷,大家也纷纷打开了话匣子,聊起未来的打算,彼此加油打气。

“那天的夜谈成为我很长一段时间的精神支柱,让我感觉自己不是孤军奋战。”李嘉更加坚定了“先就业,再择业”的想法。

李嘉马不停蹄地跑招聘会和面试,参加学校组织的求职经验分享会。“刚开始一看见坐在我面前的招聘官就紧张,腿在抖声音也在抖,问题也答不上来。后来面试了一二十家单位,慢慢就游刃有余了。”李嘉回忆。

看着忙碌的李嘉,舍友郝田一度有些迷茫。这个来自渭南市富平县的女孩形容自己一直是“顺其自然”,到了大四开学,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有点消极的心态吧,就窝在宿舍打游戏。”郝田说。

这样的日子持续没多久,郝田坐不住了。在李嘉的鼓励下,她也加入了找工作的队伍。当大量面试从线下转到线上,郝田意外地发现,这种“屏对屏”的方式自己可以更自如地应对。

就业压力始终笼罩着她们。这种压力有时来自面试中遇到的名校高才生,有时来自她们看到、听到的消息,比如某家公司岗位压缩、某个毕业生遭遇毁约。

疫情冲击、经济下行压力、高校毕业生规模增加等因素叠加之下,今年高校毕业生面临的就业形势更为复杂严峻。

为了帮助毕业生顺利就业,一场“就业总动员”在陕西科技大学展开。

校党委书记、校长访企拓岗,主动走出去与企业对接,争取更多优质岗位;学生就业指导中心提供“云就业”服务,全天候开展网络招聘,还专门搭建了“云面试”招聘间、职业指导咨询室;辅导员实时跟进学生就业状况,“一对一”推荐岗位、答疑解惑……

校园外,稳就业政策密集出台。从减负纾困稳定市场主体到扩大政策类岗位供给,从鼓励创新创业到开展就业帮扶,政府部门为高校毕业生就业铺路搭桥。

毕业生则通过不同的方式化解这种压力。李嘉和郝田的选择是不断尝试,找到现阶段自己的最优选。

幸运的是,她们都拿到了省内外多家公司的录用通知,最终李嘉加入了杭州老板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做电商运营,郝田选择了广联达西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客户运营岗位。

没“上岸”的人

在毕文馨和暴盈盈的身边,不少学长经历过考研“二战”,也有很多人接连失利。但她们还是期盼着,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当理想遭遇现实,她们决定抓住春招的机会奔向职场。

“我喜欢爬山,我觉得人生和爬山一样,就算有岔路口、有舍弃,只要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在大汗淋漓登上山巅之时,总有最美的风景在等着自己。”说话间,毕文馨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毕业生感受到的压力不只是因为求职。

457万人考研,300万人落榜,没“上岸”的人怎么办?今年2月,这道难题摆在了毕文馨和暴盈盈的面前。

“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只能说自己目标定得有点高。”成绩在屏幕上跳出的那一瞬,毕文馨这样想。

从大三寒假开始,她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备考上,过着宿舍、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也因此错过了大四秋招。

考研“上岸”越来越难。2020年和2021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名人数分别为341万人和377万人,2022年,报考人数攀升到457万人。

在毕文馨和暴盈盈的身边,不少学长经历过考研“二战”,也有很多人接连失利。但她们还是期盼着,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

当理想遭遇现实,她们决定抓住春招的机会奔向职场。

性格开朗、自信、语言表达能力好,这些优点让毕文馨在求职过程中如鱼得水,面试的一大半企业都给了她录用通知,基本都是销售岗位,薪水也很可观。

但是,当毕文馨征求父母的意见时,却被泼了盆冷水。“他们不同意我做销售,觉得女孩子做这行很苦很累,还要应酬,希望我找个稳定的工作。”毕文馨回忆。这番话说中了她内心的一些顾虑,思考之后,她放弃了销售岗位,重新应聘,最终回到家乡山东威海,在家家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做市场部管培生。

“我喜欢爬山,我觉得人生和爬山一样,就算有岔路口、有舍弃,只要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在大汗淋漓登上山巅之时,总有最美的风景在等着自己。”说话间,毕文馨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相比之下,暴盈盈安静、内向许多。她倾向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觉得这种工作更适合自己的性格。

当考研失利准备找工作时,暴盈盈首先想到了关注已久的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2021年6月,她在学校公众号上第一次看到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信息,一簇小小的火苗在她的心中燃起。

其一,来自陕北农村的她,希望用自己的知识服务西部地区的发展。大学期间,她曾参与一个线上支教活动,为四川偏远地区的小学生进行一对一帮扶。那次经历让她“看到孩子们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希望能为家庭困难的孩子、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做点什么”。

其二,作为基层就业项目,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对服务期满、考核合格的入选者在报考研究生和机关事业单位时有一定的政策支持。这意味着,相对于直接考公务员、考事业编,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可能让她更容易进入机关事业单位。

今年6月,暴盈盈等来了被录取的好消息,她将前往咸阳市青年之家开始3年的服务之旅。“其实本来以为要去新疆、西藏,我都和家人商量好了,再艰苦的地方都不怕!”暴盈盈声音轻柔,却透出一份坚定。

“去基层、到一线”的就业观念,正在被越来越多的高校毕业生所接受。选调生、农村特岗教师计划、“三支一扶”计划、城乡社区岗位……这些基层就业渠道拓展着就业的空间,也带动着更多年轻人到基层广阔天地锤炼身心、发光发热。

“慢就业”并非“躺平”

就业市场上遭受的心理落差、经济条件的相对宽裕、强调自我实现的就业观……毕业生选择“慢就业”“缓就业”的原因可能有很多。采访中,陕西不少高校从事学生就业工作的老师强调,希望毕业生不要因为逃避就业压力而选择“慢就业”,要明晰自己的定位,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同样是选择考研,刘瑾怡显得更加随性。

皮肤白白的,留着快到肩膀的头发,说话、走路不慌不忙,这个来自湖南长沙的女孩看起来很是温柔恬静。

时隔近一年,刘瑾怡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下午——去年9月底的一天,她正在自习室复习考研,秋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照进来,温柔明亮。

“阳光这么好,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一个声音从心里冒出来。第二天,她没有再去自习室,而是开始准备简历、找工作。

其实,放弃考研的念头并非始于那个瞬间。“我一直是个挺随性的人,当时考研也没有特别坚定。”刘瑾怡说。

“出去看看”比想象中要难。第一次,她没能通过心理测试环节。第二次,她被告知“你很优秀,但是我们这个岗位招满了”。当她终于拿到录用通知,却没能得到家人的认可——这是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去福建支教两年,考虑到这是个短期工作,家人认为没必要浪费时间。

“在家人的观念中,人是要靠专业吃饭的。”刘瑾怡认同这个观点。几经尝试后,她拾起搁置的考研计划,准备继续考取北京一所985院校的法学专业研究生。

今年5月,身边的人纷纷有了去处,但刘瑾怡并不焦虑。她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一方面,有父母支持,她暂时不用为经济发愁;另一方面,她宁愿跟随自己的心意,而不是随便找一份工作。

对于去向尚未落实的学生,辅导员会“一对一”了解学生的困难并为其推荐岗位。当辅导员建议她报考学校的科研助理时,刘瑾怡有点动心。这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没有编制,但可以作为一份过渡性的工作。如果被选上,她可以继续待在学校,一边做本职工作,一边备考。

毕业典礼的前两天,刘瑾怡顺利通过了科研助理岗位的面试。

事实上,“不着急”就业的毕业生并不罕见。“慢就业”“缓就业”的现象在今年被频频提及。越来越多的毕业生不再立即走入职场,而是放缓就业的步伐。

就业市场上遭受的心理落差、经济条件的相对宽裕、强调自我实现的就业观……毕业生选择“慢就业”“缓就业”的原因可能有很多。采访中,陕西不少高校从事学生就业工作的老师强调,希望毕业生不要因为逃避就业压力而选择“慢就业”,要明晰自己的定位,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7月至12月,陕西将持续开展2022年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服务攻坚行动,为有就业意愿的未就业毕业生和失业青年提供针对性服务。

“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墙上,6个玫红色的小人儿冲她笑着——那是大二时李嘉用手头剩余的颜料画的头像,分别对应宿舍6个女孩,有人戴着兔子发箍,有人扎着马尾,有人留着过肩长发。旁边,棕色的绳子上挂着一排照片,那是大一时每个人的拍立得照片,如今已经泛黄。刘瑾怡踩在凳子上,将照片一一取下,拂去灰尘,装进书包。

离别来得比想象中更早一些。

在6个女孩的设想中,应该用一场毕业旅行向大学生活、向彼此告别,但最终因为疫情等原因没能实现。

7月2日下午,陕西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毕业典礼现场,她们穿着学士服,一个一个走上台接受“拨穗礼”。这一天,她们领到了毕业证、学位证,大学4年就此画上了句号。

“4年雏鹰展翅,矢志追梦。我亲眼见证了身边很多同学为梦想不断奋斗着。考研的同学一定见过凌晨四五点的校园,也曾留下一盒又一盒的空笔芯;找工作的同学一定打印过无数份简历,进行了一场接一场的面试……”5A314宿舍的成员毕慧娟作为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过往的点点滴滴浮现在她的脑海。

毕慧娟是宿舍里唯一继续升学读研的学生。去年9月,她获得推免资格,将在陕西科技大学攻读金融专业研究生。

她似乎比其他人更早地感受到离别。“尽管自己的去向定下来了,但舍友们都在找工作或者备考,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很快要各奔东西了,常常在宿舍感慨。”毕慧娟说。

7月4日,6个女孩起了个大早。因为其中几个人当天就要离校了,毕文馨提议,要拍一段视频,作为离别的纪念。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条视频了。”刚开口,暴盈盈就哽咽了。

“祝大家一路顺风,前程似锦”“希望能多回陕西看看”“我们会越来越好的”“永远平安幸福”“再见了,314”……她们一个接一个地说着,也一个接一个地红了眼眶。

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是刘瑾怡。

7月11日,收拾完行李,刘瑾怡静静地站在宿舍中央。再看一眼,每个人的床位空荡荡的,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在这里,她们上过很多节网课,开了很多次夜谈会。这里,有她们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岁月,有女孩们镌刻在骨子里的情谊。

墙上,6个玫红色的小人儿冲她笑着——那是大二时李嘉用手头剩余的颜料画的头像,分别对应宿舍6个女孩,有人戴着兔子发箍,有人扎着马尾,有人留着过肩长发。旁边,棕色的绳子上挂着一排照片,那是大一时每个人的拍立得照片,如今已经泛黄。刘瑾怡踩在凳子上,将照片一一取下,拂去灰尘,装进书包。

7时45分,刘瑾怡用力关上宿舍的门,拖着行李箱转身走进长长的走廊。

身后,是4年的青春记忆。前方,新世界的门已缓缓打开。

5A314的6个女孩,她们已踏上寻找自己的路。没有人会知道,前方的路,究竟是平坦还是曲折,但她们相信,只要眼里有光,只要心中有爱,目之所及,皆是星辰大海。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