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8版:读书
发布日期:2022年07月07日
阅读柳青

柏峰

确凿地说,因为《创业史》,我坚定了走上文学道路的决心。

每一次阅读《创业史》,对我来说都是一次艺术的洗礼和文学信念的升华。柳青关于文学理论的论述不多,却有真知灼见。他真正把文学与生活、政治、艺术的关系说明白了,其论述至今仍然是有益的文学经验、富有启发意义的文学观点。柳青提出的“三所学校”的观点,影响了路遥,影响了陈忠实,也将惠及一代又一代作家。

柳青提出的作家要进的“三所学校”,是“生活的学校”“政治的学校”“艺术的学校”。这是他对文学艺术理论问题的深入思考,也是对自己的创作经验的总结。“三所学校”中,柳青把“生活的学校”放在第一位。柳青说:“要想写作,就先生活。”在柳青看来,作家首先是要作为普通参与者,去了解和熟悉社会现实。

路遥曾这样描写柳青:“没见过柳青的人,都听过传闻说这位作家怎样穿着对襟衣服,头戴瓜皮帽,简直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或者像小镇上的一个钟表修理匠。是的,他就是这副模样。可是,这样一个柳青很快就能变成另外一个柳青:一身西装,一副学究式的金丝边眼镜,用流利的英语和外国人侃侃而谈。”这正是柳青作为作家参与具体社会生活实践的生动写照。在柳青看来,文学的终极目标并非作家的个人表达,而是推动社会进步。与之相对应,作家并非某个专业行当的从业者,而是应当扮演社会总体思想的“容器”“冶炼师”。

柳青提出的作家要进的第二所学校是“政治的学校”。柳青对政治的理解,不仅涉及对国家政策、党报社论和时局导向的理解,还包含了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原理和社会发展规律的认知和理解。柳青的阅读书目,不仅有文学名著和理论批评文章,还包括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涉及了当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诸多前沿问题。

由此来看,柳青不是站在专业化的文学角度记录和描述历史,而是站在理论平台上理解世界和改造世界。同样,陈忠实在写长篇小说《白鹿原》之时,也有过他自己称之为思想的“剥离”的过程,也就是经过“政治的学校”再认识的过程,一个思想境界再提高再深化的过程。这对陈忠实塑造小说人物形象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柳青说的“三所学校”的最后一所是“艺术的学校”。这是柳青强调生活经验进入文学写作时在形式塑造上的特殊要求,表现出他对文学形式营造的重要性的重视。柳青《创业史》的写作,经历了艰难的四易其稿,关键难题是摸索出一种他认为最恰当的艺术形式,这是一个作家进行艺术创作的最佳路径。

《柳青文集》是我经常阅读的书。前些年,有一家报社开展纪念柳青诞辰90周年征文活动,我的一篇文章获奖,奖品就是《柳青文集》,非常精美,正中我的下怀。虽然我有不少版本的《创业史》和柳青的其他作品集,但我最珍爱的还是这部《柳青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