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1版:读书
发布日期:2022年06月23日
读汉武,读《求贤诏》

张斌峰

茂陵,我去过多次。从黄土裸露、荒草萋萋、荆棘处处,到修整后的鸟啼花艳、松柏苍苍、气势恢宏,我目睹了茂陵的变化。我是忽视茂陵景象变化的。我到茂陵,本就不是为了欣赏景致,而是为了探访那曾叱咤风云并光照千秋的帝王。

茂陵位于兴平市东北方的原上,是西汉帝王陵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形如覆斗,突兀而立,远远便能看到。史料记载,汉诸陵皆高12丈,方120步,唯茂陵高14丈,方140步。站在高大雄伟的茂陵之侧,远眺巍巍秦岭,甚至不觉秦岭之高,俯瞰渭河平原,甚至不觉平原之阔。

大汉雄风。我觉得,在汉朝,最具雄风的帝王,当属汉武帝。

汉武帝极具开创性。独尊儒术,创建太学,设立举贤制度,凿空西域,发布罪己诏……他的一些举措,深刻影响了中国历史。尤其是对匈奴作战,让大汉王朝不再对外敌折节苟安。

成大事业者,必有大胸襟。汉武帝有着大抱负、大气魄,以自己的雄才大略成就了大汉王朝的璀璨与辉煌,在众多中国古代帝王中脱颖而出。

茂陵周围,有卫青墓、霍去病墓、霍光墓、金日磾墓等陪葬墓。陵区东北部的茂陵邑为西汉陵邑之冠,董仲舒、司马迁、司马相如等曾居于此。

“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这是汉武帝在《求贤诏》中所言。功以才成,业由才广。兴盛的王朝,必定是人才济济、英雄辈出。衰败的王朝,必定是人才零落、万马齐喑。曾经,我认为汉武帝能成就非常之功,是因为他的机遇。他是幸运的,他的文治武功,是依靠众多人才而成就。汉武帝的朝堂,群星灿烂、群英荟萃,除了历史上的几个开国帝王,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卫青、霍去病、司马迁、司马相如、张骞、董仲舒、东方朔等,即使放在漫漫的历史长河里,每一个都是耀眼夺目的存在。

但当有一天,我细细品读汉武帝的《求贤诏》后面的几句时,却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

“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这是识人。千里之马往往难以驯服,易驯服的只能是驽马。卓越之才往往遭人非议,圆滑世故的往往是平庸之人。不求进取、喜好逢迎的帝王,偏爱阿谀奉承的佞臣庸吏。励精图治、志向高远的君主,重视胸藏锦绣、才华横绝的忠直之人。

“夫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这是用人。对于难以驾驭的马、放纵不羁的人才,不要总想着驯服与拘管。完全被驯服的千里马,会失去奔驰之力,不再是千里马。完全被拘管住的人才,会泯然众人,不再出类拔萃。用人者要依着其本性,发挥其特长。是良马,就放于千里沃野,任其驰骋。是人才,就给他广阔平台,任其施展。

“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异等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这是选人。汉武帝明确要求官吏举荐人才,不论年龄,不看出身,才高识远是唯一的标准。举贤制度的确立,畅通了人才发展之途,开拓了汉朝崛起之路,也奠定了汉武帝成就宏图大业之基。

汉武帝对人才的重要性有着清醒深刻的认知,并深谙识人、用人、选人之道。

读过《求贤诏》之后,我觉得,幸运的不是汉武帝,而是他朝堂之上那些彪炳史册的人才。没有汉武帝,即使抱经世奇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会空老于林泉之下,不为人知。

汉武帝说:“何世无才?患人不能识之耳。”世间之大,何患无人可用?感慨于人才匮乏的统治者,实际上是自己无识人之能、容人之量、用人之魄。

汉武帝还说:“有才而不肯尽用,与无才同。”对人才不予以重用,人才就和庸才无异。

人才与明君是互相成就的。卫青之气魄、霍去病之勇武、司马相如之文采、张骞之执着、董仲舒之博学、东方朔之机智,都是在汉武帝的识人用人之下,才得以充分彰显并青史留名。

夕阳西下,树木和农田鲜亮的色彩渐渐褪去,变得模糊难辨。茂陵矗立着,在暗淡的昏黄中愈益高大巍峨。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