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9版:读书
发布日期:2022年05月20日
冈察洛夫的启蒙

银笙

人生总有不少偶然。

还没有摆脱懵懂青涩,我就从小县城考入师范学校。那时的县城太小,没有图书馆,书店也只是在街边摆的小摊,我的视野仅局限于小街与小巷之间。进入师范学校,看到几间房子那么大的图书馆,摆满几十架整整齐齐的各类书籍,我既惊奇又喜悦。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记者”两字产生的看不见的魔力,我借的第一本小说是冈察洛夫的《我们的记者》。

时下,很多人不知道冈察洛夫是何许人。作为苏联时期的重要作家,他描写的苏联卫国战争时期战地记者们的日常生活,展示了在高加索地区顽强战斗的红军战士英雄群像。特别是他塑造的青年随军记者米哈伊尔·谢廖金的形象,时时活跃在我心中。

年轻的谢廖金不是科班出身,但他投身于新闻事业的精神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力量。为了写出“让读者一口气念完他写的特写”,为了让报纸登出有关进攻的报道,他进行了一次艰苦的行程。当洪水挡住长长的车流,不少人望着前方焦急万分,他的司机劝他第二天再出发。可他心里想的是报社交给他的紧急任务,一定要抢时间奔赴前方。正好,一位红军中尉也怀着同样的心情。两人观察许久,然后沿着河床,绕过小湖和水洼,越过山峦、森林……他们冒险在乱崖峭壁中寻路,稍有疏忽就可能会跌下深渊或卷入怒涛。谢廖金没有退缩,心里只想着:“要快些走,快些走,报纸还等着呢。”一天一夜,忍饥挨饿,他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走到红军战斗的山口,采写出山林地区遭遇战的文章和非常丰富的新闻纪实,圆满完成了报道任务。他一路遇到的惊险拨动着我兴奋的神经,让我对记者生活有了初步了解,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当谢廖金去近卫军团采访时,这支部队的任务是突破敌人设在山上的防御阵地。部队进攻时,作为记者,谢廖金本应该待在观察所,但他却坚决地留在连队,和战士们一起冒着枪林弹雨冲锋。他亲眼看到,一个战士负伤倒下后,另一个战士忍住伤痛,爬起来扔出一颗手榴弹,炸毁了敌人的火力点……这场战斗使他感受到红军战士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精神,他满怀激情地写出了生动活泼、鼓舞士气的一篇篇特写。

国内的专家在研究冈察洛夫小说的特色时一致认为,他观察精细翔实,描写客观平实,语言纯洁朴实,叙述故事就像生活本身一般平淡无奇,但在平稳的叙述和并不复杂的情节发展中,却产生出一种独特的魅力、一种深沉醇厚的感染力。这种特色在《我们的记者》中尤为突出。冈察洛夫在1942年春开始热情、忘我地从事随军记者工作,在高加索战斗最艰苦的日子,他镇静勇敢地完成了自己所担负的任务。后来,他在病榻上坚持写作,直到去世前几天才将《我们的记者》修改完毕。这部书凝结着他的亲身经历和深刻体验,他对事业的执着给我上了难以忘怀的“第一课”,也启蒙了我对记者这个职业的认知,深感新闻记者只有执着才能充满活力、充满激情,才能有所作为。

从学校毕业后,我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一篇散文,1965年被破例调入延安报社当记者,正好满足了自己对记者职业的憧憬。我深知自己没受过系统的新闻教育,底子浅薄,要适应工作,就得像谢廖金那样深钻细研、勇敢探索、四处奔波、抓住每一条线索。于是,我白天去采访,晚上钻暗室洗印、放大照片,努力使自己成为行家里手。

每个人的命运都不相同。命可能包含着不断发亮的天赋;运是后天的,必须要凝结你的汗水和执着。我很赞成英国教育学家肯·罗宾曾把“天命”解释为“喜欢做的事与我们擅长做的事的完美结合。”他认为发现自己喜欢做的事是至关重要的,找到自己的爱好,就要一往无前。

回顾几十年的新闻生涯,我自诩是“合格的小报记者”,既不张扬,更不自卑。我接触了解了不少战争年代曾在延安工作过的老记者,他们都具有同谢廖金一样的理想追求和高贵品质。为了弘扬优秀新闻传统,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萌生了设立延安新闻纪念馆的构想,并得到了大力支持。新闻纪念馆建成后,成为延安又一景点。看到不少年轻的新闻界朋友来此参观,我感到非常幸福。因为,这个纪念馆倾注了我对记者职业的刻骨眷恋,也抒发着对老一辈新闻战士无限的感激和怀念。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