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3版:要闻
发布日期:2022年05月20日
王斌团:把青春奉献给大飞机

本报记者 张梅 通讯员 白俊丽

“刚参加工作,就赶上‘飞豹’的研制,我把青春都献给了大飞机!”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一飞院”)研究员王斌团说。1988年,王斌团从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结构强度专业毕业,进入一飞院成为一名飞机设计师。工作后,他担任型号副总师,主持国家军民用飞机预研项目10多项。在2021年的第一届国防科技工业先进评选表彰中,王斌团荣获先进个人称号。

这位航空工业结构强度特级技术专家,跟飞机打了30多年交道。虽然已经50多岁了,但他觉得自己正青春。王斌团说,航空报国,认准了就要干一辈子。

在大家眼里,王斌团是典型的“陕西愣娃”,做事“一根筋”:他认准了飞机设计专业,在西北工业大学完成了从本科到博士研究生的学业。20世纪八九十年代,航空工业处于低谷,他不改本心,坚持自己的专业。在研究生期间,王斌团经常背着几十斤重的试验件,一路乘坐汽车、火车、轮船、三轮车,从西安辗转多地到试验现场,就是为了拿到数据,实现飞机设计的最优化。在国防科技创新项目研究中,王斌团面对无设计准则、无试验条件、无合作对象的“三无”情况,带领项目组坚决不走捷径,坚持“一根筋”学原著、找原始资料,硬是翻译出2000多页的英文资料,摸清了技术原理,找到了方法,研制出了物理样机。

在飞机设计的道路上,遇到过多少难题,他早已无法统计,但解题的态度始终如一:坚持不懈、攻克难关。“做难事才能进步。吃摆在嘴边的果子不甜,一伸手就能摘到的果子也吃得不甜,只有用力跳起来够到的果子才吃得有味。”王斌团说。

作为一飞院的专业建设负责人,王斌团既把精力放在现在,也把目光放在未来,提出了“强基础、补短板、建手段”的工作目标。他带领团队用5年时间,编制出有着70多本分册的大飞机设计流程手册,包含数千个工作项目、8000余页图表。发布会上,看着摆满了一桌子的手册,参会人员动情地说:“这是一项薪火相传、继往开来的工作!手册为我们科研、管理工作提高效率、保证质量提供了有效途径。”

如今,这一流程已成为一飞院设计团队技术协调的“地图”,撰写科研报告的“字典”。为便于使用,王斌团还编了50字要诀:“阶段牵主线,项目是关键;一项一编码,图表十要点;输出有结果,输入有来源;流程精实新,内容求规范;适用军民机,科研作指南。”

设计大飞机的亲身经历让王斌团对“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只能靠自己”深有体会。他带领项目团队,十几年如一日,硬是把一件件铝合金结构变成了轻质高效的碳纤维复合材料结构;靠着一点点夯基垒砖,形成了一条条标准规范,编写了1000多份文件资料,研制了5000多件试验件,获得了海量的设计数据,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

持续奋斗的工作习惯,也让王斌团保持了高效的学习能力。作为研究生导师,他挤出时间,牺牲节假日,与年轻人共同学习进步。他先后与10多名硕士、博士研究生合作研究,并通过新课题带动团队进步。

“我的论文都修改了十几遍还没定稿,导师要求严格,想过关不容易,得实打实地做。”王斌团的一位研究生表示。在王斌团的团队,一批“80后”“90后”设计师,迅速成长为主任师、副总设计师、项目首席科学家等科研骨干。

“励志国防,初心不改,我还正青春!”王斌团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陕西农民的儿子,能成长为祖国航空战线的一名设计师,离不开党的阳光雨露滋养,离不开单位几十年的培养,离不开许许多多师长和同事的教诲帮助。我要学秦川黄牛的坚韧,不挑草料,以俯首耕耘不歇为本,以躬身奋斗不息为源,勇挑重担;要像我们的‘飞豹’战机一样风雨兼程敢向前,要像我们的大运输机一样重载远航不怕苦。”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