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5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2年04月29日
孙文忠的画作之美

孙见喜

曾经,在一个月夜里,我临池闻香而不得要领。更多的时候,我是在晨旭朝霞之中,迎着拂面的夏风,观赏莲花那“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姿态。她的高洁清雅,以及由此而生的静穆清肃之境,被900多年前的濂溪先生说透了,写绝了,可那毕竟是前贤的文字,于我而言,美景满目却总是“眼前有景道不得”。

所以,许久以来,我因《爱莲说》而彷徨水滨,为求文字精妙而心枯思穷,又因满池的美景而痴呆心滞。有一天,友人带来了孙文忠教授的画作《玉露》,我的眼界一下子被打开,情思立刻摇动起来。那色彩,那线条,瞬间便芳菲扑面。画面虽是单荷独秀、双蓬趔趄,但这却是画家二次提纯的结果。濂溪先生是由实到虚,孙文忠画作则是由虚到实。这已不是真实的场景实物,而是艺术创作之后的“看山还是山”了。画中之荷,携带着作画者思想的跃动、审美的表达,所以就与众不同了。

这次借助作品与孙文忠神交,使我更多地去关注他的创作。《春回少陵塬》丰腴华茂,那一处处的灿烂,不仅是春之绚丽,更是画家心理的勃兴。在这里,技术已退居幕后,精神活跃在前台,有泥土的芳香,有鸟鸣的清灵,“春”之兴味妙趣横生。

去过潼关,观渭水入黄的壮阔,人间烦恼就抛却了;到过禹门口,看晋陕风水的聚和,就会相信“秦晋之好”确有其事。及至看到孙文忠的《黄河》,我才明白,外在的张扬未必就是黄河的性格。画面上未见水卷危崖,却分明大气沉雄;未见波翻浪卷,却分明是泥流浆涌。似乎画家一直在琢磨母亲河的本质,并用笔墨将母亲河的气质呈现。

孙文忠的山水花鸟,栩栩如生,但这背后却有着造化的讲究。比如,《秦岭长云》的空阔和延伸,在有限的画面上铺陈了无限的风景;《丹崖翠壁》的画面看似危耸险峻,却簇拥着稳固和安详。

他的小品也是哲思萌动,《春雨》于柔软湿润中隐隐显示出石墙与篱笆的和谐;《畅怀》所营造的小舟独钓,山色朦胧中,若万古寂静,梦境之美于无声中生出无限情致与曼妙。唯此,术隐艺成,理在其中,是为大家之道也。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