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5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2年04月29日
柳树沟的四月

王卫民

柳树沟的四月春风荡漾、生机盎然,樱桃花从沟畔开到山腰,绽放得恣意而烂漫。寂静的村野,到处弥漫着樱桃花的芬芳。山风拂过,青白色的花瓣飞舞着,像雪花一样飘飘洒洒,偶尔与几株桃花相映,露出几分妩媚。

我曾走过很多山川,但春天的柳树沟以其独特的存在,让我感动了。

曾经,我在照相馆当学徒的时候,去乡下照相。从东到西,是由各种颜色的街石铺就的老街道,沿街都是瓦屋、木板楼、木铺面、木制柜台。街邻少不了问我去哪照相?“柳树沟。”我笑着回答了之后,问我话的人少不了重复一句,“噢,柳树沟”。就这样,一路上,我不知和街邻重复多少句“柳树沟”,有时不等他们搭腔问话,我就先报一句“柳树沟”,并朝柳树沟方向挥一挥手。

如今,去往柳树沟的砂砾小路还是一会儿直,一会儿弯,上岭的小道像蚰蜒。这地方叫松沟,沟畔人家的茅舍炊烟袅袅,黑黢黢的屋檐下不是红红的辣椒,就是黄灿灿的苞谷。一面是不险峻的山梁,全是松树,茂盛、高大,郁郁葱葱。我躺在林子里,仰面朝天。天空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空气中满是松针独有的气味,闻着很是亲切。待到有犬吠和牧童的笑声传来,我知道柳树沟到了。

小山村不大,以杨姓人家居多。浓浓树荫下,乡邻们东家熬汤西家煮面,再配上一碟青菜,呈现出一幅淳朴的乡村生活画面。至于这里曾经有过十人合围的大柳树,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把车开得很慢。透过车窗,我不时向远处张望,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春日阳光把松树林子照得有些斑驳,刚冒出地面就绽放的白头翁花尽情地享受着这里的宁静。我已无法判定哪一棵才是我曾在这里远眺、遐想、沉思时倚靠过的松树,哪一个才是触摸过我少年时的脸颊的那株山毛榉树枝丫。当年走过的羊肠小道被连天芳草漫过,记忆中的村舍被盛开的樱桃花掩映,黛蓝色的针叶林点缀着的桃花,与樱桃园的樱桃花遥相呼应,植被涵养的淙淙溪流,是春天奏鸣曲的音符。

沐浴着春风,或伫立或徜徉,松软的褐色沙土地散发着独特的芳香。柳树沟人世代耕读,不少学子走出这里,把当地的务实与质朴带到四方,再用成长的收获反馈故土。因而,小山沟里就有了这浅黄中嵌着红的欧洲甜樱桃,口感好、单产高、果期长,果大肉厚、易运输储存。

我把目光挪到了花已凋零而新叶已经泛绿的两株老樱桃树上。老樱桃树开花早,花朵小而繁茂,每年的第一场春风来时就绽放,和山野桃花一同为小山沟增添了色彩。花朵残败时,樱桃树就露出叶芽,青涩的樱桃果也随之长大,要不了多久,就从浓浓的绿叶间挤出了绯红的脸。山风轻轻拂动,一树的“红玛瑙”随风摇曳。人们吃着樱桃,听着布谷鸟的鸣叫,心中有着说不尽的甜蜜。

想来黑龙口镇的集市上,头茬樱桃应独领风骚。最热闹的镇桥头,柳树沟人的樱桃笼子被人围满了,从来不用吆喝。

老樱桃树花开花落,见证了这块土地上的故事。山还是那么高,水还是那么清。新品种樱桃刚刚露出嫩生生的新芽,在伞状的青白色樱桃花下,仰着头,沐浴着春日阳光。暗红色的混交林里,不时有松鼠叼着橡籽儿从厚厚的橡树枯叶堆中钻出,狡黠地瞅着,又机警地钻了回去。啁啾的小鸟似乎见得多了,也不惊恐,仍在歌唱不休。

走过小溪叮咚的沟畔水泥路,石缝里、路基旁、小溪边,有许多我叫不上名的野草小花在一片幽静中迎风摆着头,我只认得一种俗称“了之草”的小花,有诗人把这种花叫“勿忘我”。成群叽喳的喜鹊不时飞起落下,“石浪儿鸟”小巧玲珑,小腿儿跑起来十分可爱。恬淡、静谧的柳树沟如文人骚客所描绘的世外桃源一般。

陪着我的樱桃园主人却有几分无奈和烦恼。他说:“每当樱桃熟了的时候,这些喜鹊全都来园子吃樱桃。它们不怕人,又赶不走。喜鹊是色盲,专拣熟透了的啄。”我解释说:“鸟儿知道什么颜色的口味好,并不是色盲。要是有鹞子就好了,鹞子专吃小鸟。”听我这样说,他提高了声调:“我宁愿少挣点钱都行,小鸟的命也是命。”

村子里有一座宅院,是那种老式大木门。踏着进门的铺地石板,走进院子,是另一番亮堂景致。小白石铺成的莲花状的院子里长着苔藓,十分宽敞幽静。木格窗棂上的浮雕木刻,尽管陈旧,但其工艺的细致与精湛仍依稀可见。屋柱略见倾斜,而雕着腾龙飞鸟的青色础石,还是当初的样子,岿然不动;倒是屋脊瓦缝儿的瓦松已经开花,喜气洋洋地朝院子里看。据说这是杨姓人家早年所建的宅院,距今已有300多年了,建设时动用乡邻、工匠伐木成料,至今门口路旁还有一块残缺的石碑,记录着这座宅院的前世今生。

宅院早已物是人非,仅有两个老人在此居住,成为这里最后的守望者。

说话间,已到乡邻煮午饭的时候,炊烟在山坳里或沟畔竹园掩映的深处升起。远眺柳树沟的沟口处,山势、坡梁更加宽阔豁亮,蔚蓝的天空挂着棉花般的白云,辽阔而悠远。蒙着地膜的洋芋已经破土出苗,地头黄色的油菜花、蓝色的萝卜花上蜂飞蝶舞。

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他是柳树沟人。离开柳树沟的时候,已是日影西斜,我从倒车镜看到朋友的母亲还在门前的土塄上远远地眺望着。车刚拐过一个转弯,顺沟吹下来的一股风裹着雪片般的樱桃花漫天飞舞,美极了。我在心里默念:“柳树沟,我还会再来这里。”

(作者系第五届柳青文学奖获得者)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