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5版: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责任
发布日期:2022年01月10日
西安市胸科医院的日与夜

西安市胸科医院新冠三科收治的6个月大的婴儿随同母亲一起康复出院。西安交大一附院供图

人民日报记者 原韬雄

西安正在度过一个难捱的冬天。你的生活或许慢了下来,可有的人正拧紧身上的每一个齿轮,与病毒缠斗。

西安市胸科医院是新冠确诊病例定点收治医院,让我们走近,探访这里的日与夜。

“口罩鼻夹捏紧,人与人保持两米距离!”只是靠近医院大门,门卫便大声提醒。记者想把包放在地上取东西,也被管理人员迅速制止,“您受点儿累吧,要严格零接触。”紧张,是记者的第一印象。

1月7日,一排排救护车蓝灯闪烁,西安市胸科医院迎来出院高峰,单日60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康复出院。目前,这里收治着500余名新冠肺炎患者。

患者小吕与“大白”们一一挥手道别。她马上就要由西安市胸科医院转出接受健康监测、康复隔离。“‘大白’加油,谢谢你们守护我们。”小吕在纸上写下临别赠语,这是每一位出院患者的“道别仪式”。

“这对我们医务工作者是一种激励!”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何英利说。不到一周,何英利负责的第五病区已经“攒”了好多张这样的“出院告白”。

疫情阻击战,更是家乡保卫战!2021年12月23日,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不到24小时就组织了由64名医护人员组成的重症医疗团队,进驻西安市胸科医院接管重症病区。2021年12月30日,交大一附院再次派出由426人组成的医疗团队,整建制接管西安市胸科医院。

“当时正是疫情最吃紧的时候,许多队员连御寒衣物都没有带就出发了。这也是交大一附院建院65年以来派出的最庞大的一支医疗队。”交大一附院副院长刘昌说。

刘昱此前支援新冠肺炎定点防治医院西安市第八医院,刚刚结束隔离便立刻来到“新战场”。“小伙子两年没见,头发都白完了!”老友相见,满是心疼。45岁的刘昱担任重症救治组组长,他参加了2020年陕西省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已经是抗疫一线的“老兵”了。

早上7时,刘昱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早餐他都会多吃一些,“下一顿就要到晚上了。”每天他都要在重症病房待上10多个小时。“要确保每一位重症、危重症病人得到最精准规范的治疗。我们不仅有大量临床经验,还有中西医结合的特色治疗方案,一定能做到最好!”刘昱说。晚上9时以后,刘昱还要为队员们上培训课,“不断优化,随时改进嘛!”

“小张,你那边抬一下……好,王儿,你那条管线顺好。”病房里,护士长马佳佳正指挥着5名护士为一名重症病人翻身。没一会儿,几个人护目镜上就起了一层水雾,不时喘着粗气。别小瞧,每次翻身都是一次“大工程”,需要几人眼疾手快、配合默契,病人身上的十几条管线需要一一调整理顺,还要注意病人的体位,一次翻身往往要二三十分钟。一位护士笑称:“腰肌劳损都快成大家的‘职业病’了。”

“尿不湿和护腰垫成了很多护士的‘必备装备’。”马佳佳说,“等疫情过去,我们都能瘦成一道闪电!”

每个“大白”都有绰号,“美女”“楞娃”“超人”被同事写在自己的白色防护服上,既方便分辨,也为高强度的工作添些趣味。

2021年12月31日,90岁的重症病人“转阴”;2022年1月5日,最小的确诊患者、一个6个月大的宝宝顺利出院。一个又一个好消息,是“大白”们最好的新年礼物。

对儿科医生李丽敏来说,“这是在家门口跟病魔正面交锋的机会,名额得抢。”

“丽敏,你这个扶眼镜的习惯一定要改掉!”工作第一天,李丽敏便要改掉“坏习惯”,更多知识技巧都要快速学习适应。就拿穿脱防护服来说,不仅要保证所有接缝密封到位,防护服的用后处理更要小心谨慎,“脱下后,要将防护服翻面,一点点卷起来,缩小它与外界的接触面,再做好消杀工作。”

由于工作繁重,隔几天,李丽敏才能跟5岁的儿子通次电话。“妈妈,我研究了一种叫‘金葫芦’的药,能够帮你把病毒赶跑。”“妈妈,你不许坐公交车,新闻上说的。”李丽敏自豪地说:“儿子长大了,都会为我操心啦。”

在轻症病区的万阿姨,度过了一次难忘的生日。医护人员通过她的身份证号得知了她的生日后,几人为她做了生日卡片。“没有蛋糕,那怎么行?”何英利灵机一动,“咱们不是还带来几包巧克力吗?”医护人员准备的惊喜让万阿姨掉了眼泪:“虽然我没见过你们的脸,但我一定记得你们。”

每天,护士们都会在走廊里带着病人们打太极,学八段锦。何英利说:“我们的原则是给每一位病人以人文关怀。病魔并不可怕,没有春风吹不进的寒冬。”

夜幕四合,护士小王下了班,看到门口等候的大巴车,紧走几步,打了个趔趄。“慢点儿慢点儿!不要着急!”大巴司机杨眉在远处大声喊着,坐过他车的人都习惯了他的大嗓门。一听说医院需要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大巴司机,杨眉立马报了名:“咱不为钱,这是我们的家,我不守谁守。”

看着医护人员疲惫的样子,杨眉很心疼:“从医院到隔离酒店两点一线,短短十来分钟的路程,他们一坐下就睡着了。我得尽量开稳些。”

“我没跟家里说来这儿,怕他们担心。”

“我也是。等胜利了,大家都正常工作生活,咱们还得隔离段时间,也见不着老婆孩子,到时候咱俩搭个伴儿,好好喝两口。”

听着后面两位医护人员的对话,杨眉暗暗竖起大拇指:“这就是咱陕西爷们!”

车行处,车灯划过路边一排救护车,冀、豫、甘、晋、鲁……一块块车牌闪过,杨眉心头更热了,“全国呀,都牵挂着咱呢!”

春天,就在不远处。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