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责任
发布日期:2021年12月27日
“想起父亲忙碌的身影, 我又充满了干劲”

本报记者 刘居星

12月23日,贺玉凯早上醒来习惯性地问母亲:“我爸回来没?”母亲摇摇头。

贺玉凯的父亲贺西红是西安市莲湖区北院门街道桥梓口社区党委书记,平时就不消停的他,最近更忙了。动员群众、联系医务人员和志愿者、协调场地、维护秩序、调配人手……贺西红电话不停,脚步不歇。

“他操心的事情太多了,要向上对接,还要分解任务安排工作。我们遇到问题,也是找他帮忙协调解决。”社区干部祁雪琴说,这些天来,贺西红忙前忙后,一遍遍地跑到队伍中提醒人们保持距离,又跑到队伍前想办法加快进度。

前几天,因网络问题,检测速度放缓,排在队伍后面的群众有些焦急。贺西红耐心安抚群众情绪,对大家说:“我们会尽可能地调试设备、提高效率。请放心,无论多晚,我们一定保障每个人都做上核酸检测!”听着他真诚的话语、沙哑的声音,人群逐渐安静下来。

“这儿有我们呢,您回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吧!”看着贺西红越来越憔悴的面容,同事们常常这么劝他,可他没过一会儿又来了。“我心里有事,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踏实。”同事刚想张嘴,被贺西红堵了回去。

“他每天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甚至有好几天晚上都窝在办公室不足1.5米长的沙发上过夜。大家看在眼里,实在心疼。”祁雪琴说,贺西红有心脏病,还常年吃着降压药,这些天来,他都没顾上量血压。

22日下午,做完一轮核酸检测后,大家稍作休整,贺西红匆匆到医院开了点药。接到新一轮任务,他又赶回社区,连夜备战。

“我已经很久没和爸爸见面了,连电话都打得很少。”贺玉凯说。12月22日,他还是从记者这里听到父亲去医院的消息。

作为父亲的“战友”,贺玉凯现在是莲湖区青年路街道糖坊街社区的一名工作人员。一个多月前,他被抽调到某境外人员隔离酒店工作专班工作。17日,隔离期满后,他本来可以休息两天,但一看到疫情防控形势这样紧张,他马上返回岗位,承担核酸检测样本的转运工作。

这个工作有一定风险,贺玉凯在隔离酒店的经验刚好派上用场。他负责的区域有10多个核酸检测点,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挨个去收集一遍核酸检测样本。每到一地,他都要清点试管数量,还要注意把每个试管的盖子盖好,收集完成后,立即转送到定点医院,每天要往返10趟左右。

“即使只有1份样本,我们也要及时送到定点医院。有一天凌晨1时,把样本送到定点医院后,我以为任务结束了。但是核酸检测点又来了几名群众,我们就再次运送,回到家已经快3时了。”贺玉凯说,“但每次想起父亲忙碌的身影,我又充满了干劲。”

这不是贺玉凯第一次与父亲一同战“疫”。去年,他还是一名幼儿园老师。疫情发生后,学校停课,父亲经常忙得没空回家,贺玉凯就想着帮忙分担一些。于是,他来到桥梓口社区做志愿者,负责消杀工作。

这次经历,不仅让贺玉凯理解了父亲,还改变了他的职业选择。当贺玉凯决定报考社区工作者时,贺西红对他说:“你也看到了,这份工作不轻松。你要真有觉悟就去考吧,我支持你。”就这样,贺玉凯成为了父亲的同行。

“妈妈本来说,我从隔离酒店专班回来后,要多给我做些好吃的,但很遗憾,她做好的饭只有自己一个人品尝。”贺玉凯说,“经常我回家时已是凌晨,妈妈还在等我。我很想给她一个拥抱,但工作原因,只能示意她和我保持距离。”

疫情发生后,贺西红和贺玉凯都很少回家,而且作息不一,只能从家里的“第三人”获知对方的消息。

“你爸昨晚11时多回来的,吃了安眠药就睡了,不到6时又出去了。”

“儿子昨天凌晨才回来的,他都瘦了……”

父子俩也会通过妈妈传递信息:“做好防护,注意安全!”他们并肩作战,期待着疫情消散、全家团圆的那一天。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