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8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1年09月19日
八月十五月儿圆

安雅琴

儿时,一年里有两个节日最难忘,一个是过年,一个是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月儿圆,爷爷为我打月饼,月饼圆圆甜又香,全家一起拜月亮……”儿时唱的童谣依稀在耳,而八月十五的月亮在我的光阴里已照了几十年。

八月十五,那可是除了过年外,最隆重的节日了。过年,可以有压岁钱,八月十五,那可是每人都会发一老布碗好吃的。

八月十五那一天人兴奋得不亚于过年。一大早,伯父就去四五里地外的集镇上割肉买菜去了,母亲会做一大桌子平日难得吃到的金贵饭。家家户户都把这天当作神圣的日子在打理,全村都弥漫在一种特殊而浓郁的气氛里。那是每一年的秋天里月亮最圆最亮的那一天才会拥有的日子。

那一天,不管有没有月亮,母亲必定早早把院落打扫干净,这一天的晚饭,比哪一天的都早,吃过晚饭,就搬了炕桌(低矮的小方桌)来到院子中央,用待客才能用到的木盘把一碗一碗都装得满满当当的“中秋专享”整齐地摆放在盘子里,盘的中央摆放着香炉、香、灯和黄表纸,一切准备停当,便开始拜月神。我们围拢在母亲身后,我帮母亲点上灯,母亲点燃香,把黄表纸在灯上点燃,母亲嘴里念叨着什么,我顾不上听,只盯着盘里的老布碗。然后我们随着母亲一起向着月亮的方向祭拜。母亲说,这一天的月亮是一年里最圆最亮的月亮,对着月亮,我们会许下这一年里最美好的愿望。

祭拜完月神,最美好的时刻来临了。我们都围在母亲的周围,各个眼睛都放着光,盯着盘里的美味,心儿就像涨满风的帆,只等着彩云追月般乘月翱翔了。盘里放了八个老布碗,全家八口人每人一份。母亲不紧不慢分给我们每人一碗,每一个老布碗里面除了月饼,还会有核桃、毛栗(板栗)、花生、枣、石榴、苹果、梨,等等,平日难得吃到的好吃食都在碗里。我把我的碗抱在臂弯里,弟妹们也一样。这时候,我们在各自的碗里把月饼拿起来,闻一闻却舍不得吃。月饼,那是母亲亲手打出来的,既好看又好吃,金黄酥脆——里面包着冰糖、核桃仁、花生、芝麻、果仁,咬一口满嘴生香,能甜到嗓子眼里。毛栗,那应该是板栗的孙子吧,只有指头肚那般大小,如一个赭色小光头的小子,可爱又顽皮,小巧又精致,但是剥起来可真费劲儿,吃到嘴里那个香啊,想起来叫人的心又疼又痒。

把属于自己的那一老布碗揣在怀里,眼睛贪婪地满碗里逡巡着,一年才吃一回的宝贝呢,还是忍不住挑出最喜欢的大快朵颐。大人碎娃的脸上都荡漾着喜悦,围坐在小炕桌旁说说笑笑,边吃月饼边赏月。头顶又圆又大的月亮默默俯视着我们每一个人,把一年里最明亮的光辉撒向大地,沐浴在月亮光里,吃着美味,听母亲讲月宫里的故事,既神往又羡慕,巴不得自己趁着今夜就变成嫦娥,就会有吃不完的月饼了。

常常,我仰望着怎么也看不够的月亮,总是在纳闷,月亮里住着的嫦娥,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一个月亮宫殿里会不会害怕?那个小白兔会不会跑丢了?那个桂树上的桂花香不香繁不繁?带着数不清的问题朦胧中就进入了梦乡,好像自己真飞上了月宫,好空呀!好冷呀!嫦娥好漂亮呀!桂树好大好绿呀,却没有香味。可是四婆家门前的月桂树咋那么香呢?里面仿佛藏着许多许多的香精灵,我常常趁着四婆不备就上到树上竖起鼻子美美地闻,恨不得钻进树里不出来,把自己也变成那一嘟噜一嘟噜最香的桂花。

这个不寻常的晚上,家里的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会得到同样一份装在老布碗里的“中秋专享”。记得那一年,伯父把分给他的那一碗藏在抽屉里,时间一长就忘了,后来当他想起来时,一看抽屉里除了一个空碗,什么都没有了。早都被我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偷吃光了。我被父亲美美打了一顿。可能是为了惩罚我吧,后来的日子里,每逢八月十五,堆积得小山似的月饼,都吃不出母亲的味道,心里不知被什么东西堵得满满的。只是那些一年胜似一年的堪称精美绝伦的月饼盒的包装还能勾起我对八月十五的些许向往。那包装盒上的圆圆的黄色的月亮,伴着嫦娥腾云驾雾,飘飘欲仙,月桂树上还闪着光,小兔子的耳朵奓得好高呀。可是,嫦娥真要来到人间,会不会被铺天盖地的月饼,来自南方北方东方西方的那些五花八门的甜的咸的方的圆的荤的素的月饼看得眼花缭乱而迷了心性?

后来的后来,记得有一年中秋,迎来送往中,我送出去的一盒包装异常精美的月饼辗转几个回合又回到了我家,真让人哭笑不得,不知是该喜还是忧。月饼失了中秋的味道。

一样的月亮下,如今却没有了母亲。但我常常会想起那些有母亲陪伴的中秋月夜。记得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我们兴奋得还不肯睡,和同样兴奋得没有睡意的小伙伴满院子疯跑,追赶葡萄架下的萤火虫,母亲和邻家大婶在月光下拉着怎么也拉不完的家常。

夜深了,皎皎空中孤月轮,大人小孩都各自散了回家。月亮似乎又亮了一些,把她无垠的光辉撒在夜的身上,一切都静了下来,我抱着自己的老布碗,看着高悬在空中的月亮,还是坐在月光下的小桌旁不肯离去。

夜更深了,弟弟抱着老布碗已经睡着了,母亲吆喝一家大小回家,我恋恋不舍最后看了一眼还挂在头顶的月亮,还是那么明那么亮,抱着我的“专享宝贝”进入了梦乡。那一夜,睡得格外香甜,连梦都是香的甜的,有月饼的味道。

如今,又是一年中秋至。头顶的月亮依然那么大那么圆那么明又那么亮,如儿时一般。可是,月亮下面,已经没有了母亲。人到中年的姊妹们也已分散在城的四处过着她们的日子。我不知她们是否和我一样看着头顶的秋月便念着儿时那轮八月十五的月亮……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