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9版:教师节专刊
发布日期:2021年09月06日
张国伟:
做好传承与创新 实现科技报国梦

本报记者 王晨曦摄

张国伟(左前)带领国内外专家及学生进行秦岭野外地质考察。

张国伟(左二)与张伯声先生(左三)在一起。

本报记者 霍强

六十年风雨兼程,一甲子硕果累累。

自1961年从西北大学地质学系毕业并留校任教以来,我国著名前寒武纪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国伟教授从事地质教育事业已经60余年了。60余年来,他忘我地耕耘在教学、科研第一线,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突出创造性研究成果,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教师节前夕,本报记者专访了张国伟先生,邀请他分享自己难忘的师恩故事,并讲述自己教书育人的感悟。

怀念、学习张伯声先生

“大学是一个人思想成熟,形成正确的世界观的关键时期,这其中发挥最直接、最重要作用的就是老师。从这个角度讲,我的大学老师,我国著名地质学家、大地构造学家、教育家张伯声先生对我的影响就非常大。”张国伟告诉记者。

张伯声先生长期从事地质科学研究与教学,提出并创立“地壳波浪状镶嵌构造学说”,成为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中国大地构造5大学派之一,有广泛学术影响,享誉中外。

“1957年,我进入西北大学地质学系读书,当时担任副校长的张伯声先生给我们上大地构造学的课,并带领我们进行野外实习,还指导一些毕业生写毕业论文。先生非常平易近人,令人尊敬。”张国伟说。

“20世纪60年代初,李四光先生提出第四纪冰川研究,在全国确定了几个地方进行科学考察。张伯声先生负责了秦岭地区第四纪冰川发育情况的考察。”张国伟说,“先生组织了2位老师和3位学生参加野外考察,我作为学生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调查组每次野外考察都需要1个月到2个月时间,当时条件很艰苦,多是步行,偶尔是坐牛车、马车,或者搭乘老乡的拖拉机、货车。先生当时已50多岁了,仍然带领我们在一线进行考察。”张国伟说,“先生带我们从华山走到翠华山、太白山,再到麦积山,一路开展野外地质研究,亲自教我们进行实际观察、思考、记录绘图,并对我们提出的问题进行详细解释。”

张国伟介绍,在华山考察时,还没有缆车,调查组就背着行李爬到了西峰。“记得当时由于没有可用的地形图,先生就教我们用罗盘,根据地形地物,定点测方向方位、高低距离,勾画等高线,确定地貌形态组合,最后画出了华山山顶、太白山山顶等地形图。到现在,我还可以用罗盘勾画出一个地方的概略地形图,这就是当时先生教会的。”张国伟说。

一路走下来,张伯声先生在野外观察研究中严谨科学的治学态度,让张国伟和其他同学受益匪浅,终生难忘。“经过考察,张先生综合总结,提出华山发现有疑似古冰川遗迹,但还尚需年代学等进一步的准确研究,太白山保存着较完整古现代冰川遗迹。秦岭区域第四纪冰川地质研究对中国中东部新生代第四纪古气候和古冰川研究具有重要科学意义与价值。”张国伟说,“这次科学考察,先生对科学问题的观察、思维分析、总结概括和野外工作方法,让我系统地学到了一套地学研究的科研思维与方法,对我影响很大,可以说是终身受益。”

除了踏实科研、严谨治学,张伯声先生强烈的爱国热情和科学救国的思想对张国伟也有很大影响。

“先生是建国初期老一辈著名爱国主义科学家,1926年赴美留学,1930年回国。先生说‘出国的目的就是要学成回国,为国家服务,这个目的,我自始至终都在坚守,一直没有动摇’,所以他学成后即回国了。”张国伟说。

张伯声回国后,以兴学发展矿业强国梦的报国之志,一直投身于地质高等教育之中。张伯声在1956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共和国较早的一批党员科学家,并奋斗终身,作出了突出的科学贡献。

“朝鲜战争爆发后,先生首先捐款捐物,并让大儿子参军,以极为诚挚之心献身国家。同时,先生又以更加积极奋发的态度‘双肩挑’,一方面认真参加社会活动与学校院系管理工作,另一方面更加努力,倾心投入教书育人与科学研究,并不断取得突出的科学成果。”张国伟说,“先生盼望国家富强、科学报国的思想对我们产生了直接影响,让大家自觉发愤图强,刻苦学习,报效祖国。”

教书育人 服务国家

在张伯声先生的言传身教下,张国伟196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长期从事地质科学教学和研究,如今也和他的先生一样,桃李芬芳,著作等身。

“大学教育对一个学生步入社会、做事成人十分关键。作为教师,我们不仅传授知识,还要帮助学生处理好与自然和社会的关系,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同时,要以身作则,引导学生成为有修养、有担当、有责任感和事业心的人。”张国伟说。

60余年来,张国伟一直工作在教学第一线,先后承担了构造地质学等8门课程的教学。“在教学与科研中,我比较注重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引导学生要识大局,看长远,立足实际,求实创新发展,要了解和满足国家、人类以及科学发展不同时期的重大需求和核心问题,要站在科学的前沿,坚持探索,发现与解决本质问题。”张国伟说。

张国伟带领团队进行的秦岭和华南研究就是实例。他选择的目标就是国家重大需求和地学现代发展的关键前沿和科学基本问题,并立足中国,解剖秦岭,对比全国全球,既解决区域性中的国家需求和具体科学问题,又从区域性与个性中提取具有共性的本质科学问题。

野外考察实习是地质学教学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张国伟十分重视培养学生吃苦耐劳、踏实科研的精神。“在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野外考察时,从华阴到巫溪、从周至到达州、从宝鸡到广元横穿秦岭,都是带着学生步行为主,沿途进行实地考察,让他们明白,对于地质工作者来说,野外就是书本和实验室,岩石和构造就是文字,一定要能吃苦,重视科学实践,拿到第一手材料。”张国伟说。

同时,张国伟还一直倡导要有团队合作精神,解决科学难题。在进行“秦岭造山带岩石圈结构、演化及其成矿背景”研究时,作为项目主持人,张国伟依托西北大学,联合15个单位100余人进行研究,此项研究提出的新观点、新认知、新的大陆造山模式,获得了1999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同样,在研究我国华南大陆构造问题时,张国伟组织全国16个单位150余位科学家和研究者进行了3年的研究,综合提出华南大陆构造新的学术思想,深化发展板块构造,并突破其固有模式,推动大地构造学发展。

“我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亲身经历了中国共产党如何艰苦卓绝地领导人民建立起新中国,现在又正带领国家圆百年之梦,实现伟大复兴。因此,我自然重视培养学生爱国爱党的情怀,鼓励他们为国家发展贡献力量。”张国伟说。

60余年来,张国伟指导培养硕士生33名、博士生26名、博士后12名以及多名青年教师,其中很多人已成为所在单位的学术带头人、杰出青年、长江学者。他还带出了一支多学科配套、富有朝气的国家级研究团队。在2014年度“全国教书育人楷模”推选活动中,张国伟当选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人生的最大价值,莫过于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最大限度地贡献给祖国与人类。”张国伟说,“我长期在西北大学当教师,西北大学地质学教学与研究有着光荣的传统,具备优势与实力,新时代国家和人类社会对地质学及相关人才有新的重大需求,地球科学也正处在新的重大发展时期,我希望能把青年人培养好,让他们为祖国发展贡献西大力量、科技力量。”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好友 51.9K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