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2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0年10月28日
浪漫诗人的忧患情怀
——简析新编秦腔历史剧《李白长安行》的传奇品格

杨云峰

诗仙李白是个很有故事的人物,在中国古典小说和戏剧中,都少不了关于李白的作品。新编秦腔历史剧《李白长安行》(编剧:阿莹;导演:沈斌、王群、同莎;主演:屈鹏、陈超武等)基于《李太白醉书吓草蛮》的故事框架,赋予了诗人悲天悯人的忧患情怀,使得剧作有了格物致知的意义,有了与以往的历史人物不同的天上人间的世俗情怀,因而也就有了戏曲史上的价值观指导意义。

与以往新编历史剧不同,编剧没有把戏剧作品写成舞台版的人物传记,或者写成故事剧,抑或写成诗仙诗歌的化妆演唱会,而是充分考虑到舞台的时空自由与抒情格调,让人物性格、性情在故事中得以铺张扬厉,彰显出李唐王朝“开元盛世”的文化根基,那就是开放包容和自我开禁,敞开胸怀,虚心纳谏和向世界开放。

剧作写了一个放浪不守绳墨的文人被如众星捧月般地捧着推上朝堂,但却不谙朝堂规矩,一味地把自己的童心照射进等级森严的庙堂,发现了同科进士薛仁与梨园歌女花燕的情事。只因朝廷实行对西域的诗书封锁,致使一对有情人恍若隔世,花燕一进宫门如海深。而从小与花燕青梅竹马的举子薛仁,为了与燕燕重温鸳梦,不惜替人抄写经典考入朝堂,连续十三年的科考,终于考中第十八名进士,不料想入了朝堂却与花燕咫尺天涯,仍不得相见相爱。李白见此,发誓要促成这一对苦命鸳鸯。孰料引出天宝年间的一桩大案,关乎朝廷对西域的书禁政策。而即便是贺知章对此也讳莫如深。然而李白就是李白,他不顾李林甫与高力士的百般阻挠,也不管贺知章等人的婉拒,坚持自己的初心。自然,人微言轻的李白在唐玄宗那里碰了钉子而且还导致花燕被拘,薛仁遭贬。故事发展至此,笔锋一转,到了唐玄宗大宴宾客之时,李白的诗赢得了唐玄宗的喜爱。李白斗胆提出了开放书禁的事,然而,开书禁毕竟是朝政大事。李白进言应该让众多进士一同进殿,共赏霓裳羽衣舞,这样就使花燕与薛仁有了朝堂相见的机会。剧作看似写李白的关心民瘼,实则表现出唐玄宗的帝王心术与治国才能。剧中表现了唐玄宗迷恋歌舞,但同时也表现出了他不拘一格选人才,虚怀若谷,诚心纳谏,终于开放西域书禁。而导致开放书禁的一大关目,就是“李白醉书吓草蛮”,而这个关目,说到底还在于表现李白的恃才傲物,不守绳墨的文人品行。

毋庸置疑,编剧并不是只写李白的诗仙品德,也不只在表现唐明皇的迷恋歌舞,但却在笔触之间有意无意地表现出“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的苗头,但这也为剧作的人物行当设置提供了必要的空间。于是,就有了净扮的李林甫和丑扮的高力士,虽然这些人物和行当在剧中并没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却是一部优秀剧作的行当设置的必然。固然,薛仁和花燕,是剧作家典型的编撰,但也是剧作家别具匠心的切入点。以小人物的命运引出国家大政方针对普通男女命运的影响,不能不说是剧作家对戏曲编剧手法的熟稔和妙笔生花。剧作以传奇的笔触,把历史上的传说与开掘时代主题相结合,把真实地摹写历史与创造性地开掘历史人物的精神境界相结合,使得人物的精神境界闪烁出时代的光辉。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并没有因为历史对李隆基有过定论就对他的历史功绩一笔抹杀,也没有因为表现李白的忧患情怀就对他的文人情结不加褒贬地重点宣扬,而是抑扬顿挫,在情节的节奏中予以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以往的表现盛唐时代的艺术作品中,要么是“长恨歌”,要么是“仿唐乐舞”。无疑,这些都是唐代文化的表现元素,但却不是盛唐气象的根本。贞观盛世是因为有了唐太宗与魏征之间的坦诚相见,开元盛世也正是有了唐玄宗的虚怀若谷、虚心纳谏,《李白长安行》一剧中,所表现的正是李白与唐玄宗之间的愉快与不愉快。戏剧总是要表现历史希望的,总是要展示历史进程的必然趋势的,也就是说,戏曲总是要给观众以希望的,在历史真实和历史传奇之间,优秀的编剧总能在历史的缝隙中捕捉人物精神表现的亮点,历史真实只能是人物性格成长的依据,而真正的艺术却是有意味的表现形式。从这个意义上说,《李白长安行》尽管所依托的只是历史传说,然而作者却借助这个传说开掘了诗人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忧国忧民的诗仙胸怀以及悲天悯人的文人品格。

戏曲将人物的心理表露给观众看,一切唱做念打手眼身法步,都应该是“有意味的形式”。在这个意义上说,《李白长安行》将李白与唐明皇并列为双星,使之相得益彰,互为陪衬。由此我们不得不说,剧作者深谙历史人物古装剧的编剧之道,让人物成为事件的主人,让人物的性格主宰着事件的发展和故事情节的推进,最终让李白与唐明皇共同拉启开元盛世的帷幕。这一点上,剧作者并没有像一般历史人物古装剧那样,把人物写成一帆风顺的历史主宰者。

戏剧的起承转合,总是在事件的大关目处呈现出人物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的价值选择。由解救一对苦命鸳鸯开始,到唐明皇开放书禁而终。所呈现出的是,凤头猪肚豹尾的传奇格局,从而使得红花绿叶在故事进程中竞相绽放。而扮演李白的青年演员屈鹏,在第一次扮演李白这样的历史人物中就获得如此的成就,除了自身的唱腔身段等条件以外,更是抓住了李白这个人物的气质特点,注重在人物心理开掘上下功夫,洒脱、奔放、狂傲、放荡不羁,尤其是其身段在不同场合中的不同展示,在看似狂傲的外表神态中,实则隐藏着爱国爱民的深深忧患。这其中,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治世自信,也有“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抑郁,更有着“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奔放。扮演唐明皇的陈超武,同样是形象潇洒,扮相俊美,声腔与身段的结合,气质与扮相的结合,更显李隆基的风流倜傥、儒雅俊俏。同时,剧作的人物设置,改变了易俗社以往双生双旦故事交错并行的戏曲格局,恢复了传统秦腔的传奇品质和以生为主的行当表现形式,旦角在剧中仅仅只是故事叙事的陪衬人物,使人觉得有味。

其实自从张九龄罢相,盛唐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剧作家没有用已成定论的格调表现唐明皇的昏庸,也没有用诗仙的高来高往,天马行空以表现诗人的不接地气,而是用剧作家的智慧,把历史空间中的人物用时空自由的笔触加以组合,写出了天下虽安,忘情必忧,生于安乐,死于忧患的盛唐气象,开放以接纳世界,锁国以走向衰落,这正是秦腔《李白长安行》给新编历史剧的启示。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