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9版:读书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17日
书房故事
遇见书,看见光

胡忠伟

我爱读书,无事总爱翻书。

在我看来,读书,是一种个性化的心智活动。进入阅读,就意味着进入了与古今中外名人大家交流情感、互动共鸣的精神高境了。这时候,最期盼的事儿不是快点儿读完,而是不被人叨扰。一个人静静地阅读,美美地享受,在当今为利而计的社会风气里,实在是一种难得的奢侈享受。

下班回家,靠在床上,或坐于案前,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心无旁骛地翻看一两页,没有任何负累,闲闲地看过去。天地悠悠,人生的美好,尽在其中,“心存智慧,自带光亮”,这样的日子无疑会令人感到幸福。

说起来,文字这东西,真是奇妙,带着诱人的书香。不同的排列组合,总会生发无限生机、无限趣味。读书,似乎也是需要年纪作底气的。书籍是枯藤老树,是陈年老酒,是古屋墙皮,用岁月漂洗过的双眼去读,用已然沉静的心去读,方才懂得它的味道。

我喜欢阅读始于高中时代。那时候,我住校,一学期也回不了几次家。每逢周末,别人都回家了,我又不愿逛街,于是就窝在宿舍里看书。时间久了,就形成了爱读书的习惯。大学几年,学校图书馆那一排青色的瓦房前留下了我的身影。这样的状态一直伴随着我,书籍就是我的精神食粮,让我感到充实,仿佛有束光洒在心头。

夜幕降临,闭上门户,把自己放逐在读书天地里的那种喜悦、满足,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晋人陶渊明弃官归隐,躲开了人世的陷阱和羁绊,居于山林,得返自然,纵情山水,才成就了一代旷世奇才。那样的境遇,对于一般人而言,终其一生,怕是想也不能想的。

如是想着,还是“有闲且去读书易,世事莫若吃饭难”啊。吃饭,是为了生存;读书,则是为了更好地活着。两者相比,读书更为难受,且不说囊萤映雪、悬梁刺股,单是“一篇读罢头飞雪”的困惑和凄凉,也真够让人受的。

孟德斯鸠说过:“读书对于我来说是驱散生活中的不愉快的最好手段。没有一种苦恼是读书所不能驱散的。”每每想到这,我总会把自己埋进书海里,在阅读的快慰中享受着人生,也在这样的阅读体验中完满着自己的人生。

近期看了不少书,也有一些旧杂志。其中有一本《当代》,上面有许多短文章,写得大气,元气鲜活,读之神清目爽。张楚的《人人都说我爱你》写得很冷。世界本身光怪陆离,生活因此才五光十色,光彩耀人。再看李国文《总为从前作诗苦》,不愧大家手笔,将李白和杜甫这两个才子的故事,写得凄婉动人,两种性格,别样人生。程绍国《鸿雁存影》,让人看见了茅盾、沈从文、老舍等文坛前辈鲜为人知的一面,好看,也好气。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与自己有关的往事。那一年,我读高中,写了一篇随笔《读书是福》,投稿给《写作导报》。编辑大概考虑到读者群体为中学生,就删减了一些文字。我当时很气恼,给总编李景阳教授去信质问,李先生倒是很客气,回信同我交流,谈了他的看法,情真意切,语重心长,尤其是那一手隽秀的楷书,让我对李先生肃然起敬。

小雨,一直似下非下,十分烦人。人活着揪心事儿真不少,烦了,且去看书,书可以使人忘却烦恼,带你走进光亮。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