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1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10日
池畔麦香

李艳丽

又到了麦香飘溢的季节……

清晨,我躺在沙发上,沐浴着初夏的阳光,身体是无比的轻暖,心情如夏风般舒畅。脚伤的刺痛感竟莫名地消失了。

突然,手机响了,瞥了一眼,老妈打过来的,拿起来,放下。

没过多久,手机又响了,瞥了一眼,还是老妈,拿起来,又放下。

手机顽固地响着,老妈好执着,让我有些无奈,还是接吧!

“娃呀,最近忙啥?打电话不接,也不回?没啥事吧?我咋心慌的?”一连串地问。

“没事,妈,单位最近比较忙,我好着呢!”我淡淡地回。

“哦,那我咋老做梦?到底咋了?没事你这周回来。”

“我……”电话这头,我莫名间鼻头发酸,“妈,我脚扭伤了,不碍事的,已做石膏处理,医生让静养。”

电话那头,老妈顿了一下,再说话,声调降低了八度,“我过去看你,等着啊!”

没等我说话,“嘟嘟嘟……”一阵忙音,电话挂断了。

中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休息的我和朋友。四目相对:谁呀,这样敲门?

门打开,是老妈。平时爱干净的老妈鞋都顾不得换,快步走到沙发前,轻轻地揭开毛毯,“咋伤成这了,把我娃疼得太了……”老妈小心翼翼地给我盖好毛毯,转过头,哭了。

“没事没事,你女儿坚强着呢,这点小伤算什么……”说着,我感觉眼眶湿润,赶快仰起头,硬是没让眼泪流出来。

妈妈家并不遥远,离我工作的地方差不多有20公里,因为最近工作忙,周末回家已经是一种奢望。唉,想想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吃过午饭,拗不过倔强的老妈,我只能收拾行李回妈妈家。

黄昏时分,车刚到村口,远远地便望见了站在家门口的老爸。未等车停稳,爸已跑到跟前,急切地问:“娃回来没?”

“回来了回来了”,妈高兴地说。进门安顿我在床上坐好,“你洗水果,我去下碗面”,妈给爸说。

听妈说,爸这几天腿关节不舒服,我疼惜地看着爸乐呵呵地忙来忙去。很快,洗干净的各样水果已放到离我最近的床头上。

“先吃点水果,面马上好。”话音刚落,妈端着鸡蛋面进来了,“来,快吃!”妈笑盈盈的。

不知是天热的原因,还是急切的心情,爸妈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清晰可见。我端着香喷喷的鸡蛋面,瞬间泪流满面。

“咋了? 哭啥?我娃不哭不哭,人这一辈子,谁都会遭遇一些挫折和小灾小难……”,爸坐到床边一边看着我吃,一边轻声安慰。

生长在一个多子女的家庭,作为长女的我,在父母跟前玩矫情,对我来说,从小到大都是一种奢望。爸妈如今这样子,瞬间戳中了我的泪点,我哭得更伤心了。

自打记事起,爸妈就特别勤劳、辛苦,但苦于农作物价格低廉,家里总是入不敷出,要供养4个孩子上学时常捉襟见肘。不得已,爸妈让我停学,早早地工作。上大学就只能是我的一个梦想了。

好在弟弟妹妹们都很争气,考上大学,家里日子日渐好转。但长期的劳累和生活压力,导致爸妈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弟弟妹妹们都在外面上学、工作,家庭所有的压力都在我身上,我曾经也抱怨过,埋怨家庭、埋怨父母拖累了自己。久而久之,自己变成了“雨中奔跑的孩子”,倔强、独立、不服输的个性愈演愈烈。

日子一天天过去,弟弟妹妹们先后上学,工作,成家立业了。也不知道从哪天起,爸妈脸上的笑容多了,身体变好了,给我打电话的次数多了,电话的内容也变了。从买这、要那、缺这、缺那,变成“在外工作,自己吃好”“把娃管好,把身体养好,不要操心”,等等。电话这头的我,倒有点不适应了。突然之间就觉得,被爸妈照顾的感觉,真好!

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只是他们不得已而已。

曾经的不愉快,随着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下肚,都烟消云散了。

瞥一眼时钟,子夜时分了。折腾了一天的妈妈,在我旁边睡着了,并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妈太累了,她也心疼自己的女儿啊。我甚至觉得,以前“被爸妈打扰”,变成了一种幸福和留恋。

夜已深,我却没有一点睡意。窗外,布谷鸟叫了几声,飘来了淡淡的麦香……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