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1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10日
城槐斯人永相依

张光进

小时候上学,经常填写各种表,每填到社会关系一栏舅舅名下时便心生自豪,经常先将舅舅的“舅”字在空白纸上练习写好几遍,生怕写不好辱没了舅舅。因为舅舅是党员,是赤脚医生,在至亲中最显眼。那时候我对党员的含义、赤脚医生的职责一无所知,只是觉得舅舅身在农村,但与一般农村人不一样,他有出息、有本事。年少的我以有这样一个舅舅为荣,而舅舅给予我们的是长者无微不至的关爱和宽容。

舅舅的爱是细微之爱。每逢年节,最高兴的事莫过于牵着母亲的衣袖呼兄唤妹到舅家走亲戚。与其他村不一样,舅家所在的陈文村东门城墙上长着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槐树,在方圆几十里独树一帜,是陈文村的自然标识。老爹说树大必有神,我便相信这槐树一定有神灵保佑,因此到舅家走亲戚便也有了庄严肃穆之感和敬畏之心。舅舅永远都是笑眯眯的,给予我们意想不到的爱。人生中第一次吃豆腐脑是在舅家戏台底下,酸辣清冽之味至今记忆犹新,一满记不得看的是啥戏;第一次吃红枣干也是在舅舅供职的医疗站,我也是那时才知红枣原来还是一味中药,而药并不一定是苦的。那时经常见舅舅和村东头刘宇文在昏暗的灯光下谝闲传,起初我讶于刘宇文腿脚不方便,后来才知其在艰难困苦中坚持不懈从事文学创作有年。转身回家跟老爹说起,老爹说刘宇文识字不多,是蒙着别人的小说学字、写作,我顿时心生敬仰,觉得陈文村在城槐的庇护下确实不同凡响。

舅舅的爱是仁者之爱。小时候不知道啥原因我严重脱发,眼看着就要秃瓢儿了,舅舅用一种膏药给我擦抹,渐渐地就只剩下一小块,被同学们喊作“月亮光”,后来又坚持治疗了一段时间就好利索了,没留下一点疤痕。不仅是我,从爷爷、父亲直到下一辈,舅舅就像家庭医生一样随叫随到,不厌其烦,保证我们健康成长、健康生活。不仅是我们,舅舅终其一生,寒暑不移,昼夜不分,力所能及为本村邻村群众解除头疼脑热之苦。陈文村医疗卫生水平众所公认,其中也有舅舅的默默奉献。那时候也不知道父母怎么那么忙,连接灯绳、换灯泡这样的琐碎小事,也要等到舅舅来家里帮着做好。大事如买木料做家具变卖、套种蔬菜等,舅舅一定是出力最多的。舅舅几十年勤勉劳作,与我们共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时期。

舅舅的爱是深沉之爱。及至我们长大星散各地,便去舅舅家少了,但知舅舅每与人闲谈,总是夸自己外甥如何如何,外甥们成了他的骄傲。起初听别人谈论尚不以为意,后来经妗子确认无误。听说还经常评价我们文章的好坏,连标题内容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时的舅舅以我们能对社会有所贡献为荣,但当着我们的面则从来没有夸过我们。舅舅关注我们成长、工作的一点一滴胜过关注自己,我们却浑然不觉年轻如昨的舅舅,忽然有一天也会衰老。

悲,莫悲于死别;哀,莫哀于亲丧。恍惚于高悬街心的“沉痛悼念王老先生”的横幅,声声哀乐惊醒梦中人:王老先生——我的舅舅,竟然真的走了。面对照片中舅舅永恒的微笑,纵有千言万语,只能归于无语,任沉默埋葬过去。

城槐斯人,从此永存在梦境中。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