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1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01日
又到收麦时

鲁秦儿

父亲执意要回老家收麦,其实家里那点田地早就交给堂哥了。但父亲说这是大季节,得回,一定要回去一趟。

我知道父亲有种地情结。在地里劳动了一辈子的人,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了。

自从我家的地给了堂哥后,每年收麦时,父亲是越发闲不住了,好像越是失去的东西越珍贵一样。同样,他生怕割麦、扬场的“好把式”丢了,便尽可能地不让堂哥用收割机,而是用最“原始的”镰刀,把一垄垄小麦割得整整齐齐,好像用尺子丈量的一样。仿佛每道程序需经了父亲的手,这个大季节他才能过得安心。

大概农民有农民的乐趣。一到种、收的重要季节,他们都兴奋得跟小孩子过节一样,提前准备好农具,喜悦地等候着时令。父亲更是用心,为了显示他的“好把式”,他往往把那些铁叉、锄头擦得锃亮,时刻准备着那个大季节的到来。

收麦时,不仅父亲激动,我们小时候也有好多乐趣呢。我们会挎着父亲给我们编的篮子捡麦穗,三五个小孩结友成群,比赛谁捡的多。为了显示我们的成绩,捡来的小麦是单另放着的,我们用我们独有的方式把小麦用手搓得干干净净,没有半点麦皮。一个麦季下来,我们捡了好多粮呢,然后让母亲磨成面粉,给我们做烙饼、花糕等各种花样的面食,吃起来别提有多香了。

还有的小孩子在收麦时做起了“小生意”。他们用一个大纸箱,去集上批发些冰棍,为了冰棍不会化掉,箱子外面裹着一个小被子。会骑自行车的小孩子可得意了,一边推着车,一边模仿大人的样子,拖着长音吆喝:冰——棍,冰——棍;不会骑车的小孩子自己就做个小点的箱子,用手提着,当然冰棍批发的少些。一天下来他们也能挣几块钱呢,这些钱让母亲存着,开学时交学费或家里急需时用上。

农忙时可真没有小孩子愿意闲着的,他们都想做个“有用的”人,或捡麦穗,或卖冰棍,或给父母送水、送饭。他们虽然年少,但都受父母的影响,知道在大季节时,一定要快速做好收成,一年里才会有饭吃,所以他们都跟着大人忙得不亦乐乎。

对于从农家出来的人,每年的收割季,都会有一种幸福的回忆。父亲每年都执意参与收割,也是对农田的一份深情和不舍吧。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1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