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热点时评 静音车厢“静”下来 2021年01月11日

陈艳

据报道,继京沪高铁设置静音车厢、上海地铁颁出“静音令”后,近日,上海的公交主干线路——中运量71路也正式推出车厢文明静音公约。公约包括“请勿在车厢内将电子设备声音外放”“请勿在车厢内大声喧哗、吵闹”“请勿在车厢内饮食”等。

无论是高铁、地铁还是公交车厢,都是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试想,当你正准备利用旅途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时,一旁的旅客却将电视剧声音外放,再遇上谁家“熊孩子”号啕大哭,你能不心生烦恼吗?因此,静音车厢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社会广泛欢迎。不少人表示,经常遇到打电话或看剧声音很大的人,又不好意思提醒,只能默默忍受;有人实在忍不了提醒对方一下,却遭遇冷脸,让人感到无能为力。

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可以说是“公地悲剧”的典型反映。有人毫无顾忌地大声喧哗、大搞不文明行为,正是由于车厢开放的属性。尽管多年来社会一直提倡文明乘车,但是,要达到文明的效果就要依赖乘客的个人素质了。倘若不文明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遏制,那么原先那些文明乘车的乘客也有可能加入“不文明”的队伍中,让“文明”仅停留在口头上。其实,不随意破坏乘车规则是包含在购票作为中的,消费者在购买车票时应当是默认这一规则的。但现实却是,为了一己利益,牺牲掉全车乘客享受安静乘车利益的人屡见不鲜。亚当·斯密认为,理性经济人崇尚利己主义和个人主义,把追求利益最大化作为其出发点。建立在理性经济人假设之上的现代经济学认为,理性的个体会根据最小最大化原则选择策略和行动,从而达到一种具有内敛性的纳什均衡,这种纳什均衡也就对应着“公地悲剧”。

要让静音车厢避免上演“公地悲剧”,除了要提高乘客个人素质外,法律等硬性约束必不可少。俗话说,锁只防君子不防小人。只强调乘客的道德情操,而忽视了经济人的谋利心理,这是片面的。当前的静音公约只是一种基于道德层面的软性倡议,在公众舆论压力面前,可以让一些不那么讲究文明的乘车者有所顾忌,不敢太恣意妄为。但是,碰上那些“装睡者”,仅靠道德约束,静音车厢恐怕难以“静”起来。

倘若把车厢这个“公地”纳入硬性约束,局面就不一样了。一旦有人在车厢里高声喧哗,就有工作人员前来阻止并按照相关法规进行处罚,这样文明出行才有坚实保障。如果无人阻止噪音源,那静音车厢就会名不副实,车辆运行的收益就会变差。如果有人来阻止,消除噪音源,虽然在管理的成本上有所增加,但是舒适文明安静的乘车环境会吸引更多的乘客,这样,成本与收益相比也就不足为道了。可以说,只有让法律“长出牙齿”,才能给车厢这个“公地”带来公共福祉。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把“社会文明程度得到新提高”列为“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将“提高社会文明程度”作为文化建设的一项重点任务。静音车厢的实施,是“提高社会文明程度”的一次尝试,是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具体实践。我们期待更多静音车厢出现,也期待在道德与法律双管齐下的发力中,人们的规则意识被逐步唤醒,进而推动社会文明程度新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