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6版
发布日期:
让“国之重器”无人机翱翔蓝天
——西北工业大学研制的三型先进无人机系统纪实
  本报通讯员 王凡华 记者 吕扬
  7月30日,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由西北工业大学自主研制的三型无人机系统编队威武亮相,飞翔在朱日和训练基地的长空中。
  这是西北工业大学研制的无人机继国庆60周年阅兵式后,第二次以整个方队形式入列阅兵式,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自1958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架无人机,60年来,西工大人用一片赤诚和担当,书写了一段关于翱翔的精彩传奇。当日,安置在发射车上,飞过阅兵场的三个型号无人机,集中展示了一所大学为国家研制属于自己的先进无人机系统筚路蓝缕的历史,彰显了西工大人为国防建设做出贡献的实绩和荣光。 

  1 破壁突围 做世界领先
  7月30日,当无人机在朱日和训练基地的长空中翱翔时,经历了连续20多天高温的古城西安,迎来了难得的清凉。尽管是周日的休息时间,但在西北工业大学无人机所(即西安爱生技术集团公司)内,研究室和厂房里,仍然是一派火热而忙碌的景象。
  “这是国家给予我们的至高荣誉啊。我军首次以庆祝建军节为主题举行专项阅兵,也是我军革命性、整体性改革重塑后的全新亮相。无人机方队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亮相,就更加具有特殊意义。”公司负责人王俊彪感慨地说。
  在阅兵直播中展示的三型无人机,分别是某新型通信干扰无人机、某新型雷达干扰无人机和某新型反辐射无人机,是我军无人机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对敌预警探测,能对敌指挥通信体系进行断链、致盲、破网,达到预期作战目的。反辐射无人机更是近年来无人机在电磁对抗领域重点发展的方向之一。
  反辐射无人机是作战“多能手”,欧美等多个国家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进行技术研制工作,20世纪90年代已有多个型号反辐射无人机装备部队,并先后多次被应用于战场实践。而其中无论是关键技术,还是原材料、加工工艺等都设有壁垒,是对我国封锁的。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做世界领先的反辐射无人机?”部队首长向西安爱生的负责人询问道。
  “我们西工大是无人机研制领域的‘国家队’,要做就一定要做好。”西安爱生负责人的回答铿锵有力。经过积极筹划,上世纪末,由西安爱生担任总师单位的某型反辐射无人机系统正式列入国家重大工程项目。
  在先进无人机系统的研制领域,我们是后来者。与欧美等技术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技术上没优势,能力上没优势,在经验上更近乎空白。要想直接从“填补空白”到“世界领先”,艰难可想而知。
  “军令状”立下了,可是横亘在项目团队面前的难关依然重重。
  团队不会忘记的是,2001年的7月,项目初样机已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原本计划用进口发动机进行试验时,出口国却单方面撤销了该型发动机的出口许可,实施了技术封锁。
  没有了发动机,这给项目组带来了严峻的考验。“中国需要自主研制高质量的航空发动机,否则老是让别人掐着脖子,国家就没有安全!”项目总师的话,如石击水,激起层层涟漪。
  在各级组织的支持下,团队废寝忘食地投入了研究试验,不知道翻了多少书,查了多少资料和数据,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试验,终于,首批7台样机研制出来了,成功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
  2 攻坚克难 铸“国之重器”
  在西安爱生,身着蓝色工装的研发和生产人员最清楚:他们的工作,一边关系着国家安危、国防强盛,一边关系着前方将士的生命安全。他们是身处和平时代,却时常思量“谋打赢”的一群人。
  在西安爱生的科研人员看来,在信息时代,空中预警机、空中加油机、大型电子战飞机被称作“军事力量的倍增器”,属于“关键的少数”,如果受制于人,无异于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战略枷锁。先进无人机系统,它集中体现了中国航空人的创新能力,也是当代中国创新能力的蓝天写照。
  就像西安爱生另外一个名字——“365研究所”所预示的那样,一年365天无间断的攻坚克难成了团队的常态,很多同志甚至把“家”也搬进了办公室:一张行军床、一件军大衣,一个塞满了烟蒂的烟灰缸,蓬头垢面、满眼血丝,成为彼时项目组成员的“标准形象”。曾经有热心肠的阿姨,张罗着为项目组的单身小伙子介绍对象,可是约了两个月,也排不上“相亲档期”,最后只好作罢。
  “我们要用自己的智慧,为国家做点实在的事情。”团队成员J表示。
  作为新上马的重大工程,J体会深刻地说道:“新型无人机系统必须依靠大集团作战才行,这种大系统就需要大合作、大协调、大组织。”
  西安爱生分别作为三型无人机系统的总师和副总师单位,负责协调组织学校内外,积极对接其他研制生产单位,保证政令和信息的畅通。据粗略统计,三型无人机系统分别聚合了几十家单位,如果算上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商,数量达到上百家。
  参与研制的单位分布于全国各地,如何实现资源的优化?“365”工作制、并行工程、异地协同,虽然立项时间不同,但是三型无人机系统项目从一开始发起的就是全线集群冲锋,是在全国范围的“非线性”作战,每个成员都是冲锋陷阵的战士。
  当国家把一项重大使命交给他们的时候,他们以钢铁般的意志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克服了无数困难,交出了一份让国家、让人民满意的答卷。
   3 忠诚担当 树报国情怀
  “干军工项目这么多年,我深深地感到,这份工作不仅需要奉献和攻坚克难的精神,还需要点不怕死的精神。”团队成员K回味道。
  时光回转,一个秋天的下午,某型无人机系统第二次科研试飞准备完毕可以进行了。飞机起飞正常后,按程序飞行到预定高度,开始进行规定试验。
  突然,“系统出现异常,没有按规定完成任务。”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
  “系统复位,重新进入试验程序。”现场指挥的指令沉着而冷静。
  “第二次试验失败,故障无法排除,采取紧急迫降措施。”之后,对讲机静默了。
  这一刻,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担心会发生安全事故。要知道,这可是一架携带了战斗部的无人机。幸好,飞机坠落在10多公里外的荒野。
  按照一般的操作规程,携带战斗部的设备试验失败,应该现场组织销毁。为了最大限度地保障人员生命安全,不允许组织抢救拆解。
  “数据还在里面,要把数据抢出来!”几个技术人员一边喊着一边冲出去。
  “你们疯了!太危险!飞机万一爆炸怎么办?”在场的部队官兵把他们死死抱住。
  然而,这些参试者完全忘记了危险。“那些数据太珍贵了,几年的心血呀!同志,飞机要是毁了,型号就要从零开始,时间来不及啦!”
  在场的部队官兵和参与单位被他们无畏的气概打动了,经过短暂的考虑,K和另外一名同志,在部队官兵的陪同下,硬是把数据抢了出来,并安全地“救回了”飞机。
  经过连续缜密的排查,原来是一个元件焊接头上的松香,因为受潮产生松动,导致故障。“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有点后怕。”K唏嘘道。
  近年来,领跑军用无人机领域的西工大,更是不断拓展军民融合新路径,致力于做中国无人机产业格局构建的“拓路者”,打造中国无人机产业新名片。
  2012年,西安爱生就在某国建成了我国出口的第一条无人机生产线;
  2014年,西安爱生抓住牵头筹建国家唯一的“无人机系统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重大发展机遇,明确了“产业链创新,产业化发展”的新思路,确立了“陕西为总部,向全国布局,国际化发展”的产业化发展目标,规划了“一基地两中心”(无人机产业化基地、无人机研发中心、无人机试验测试中心)的产业化发展格局。
  2017年,由西北工业大学联合西咸新区沣西新城等共同建设的西北工业大学“翱翔小镇”暨无人机产业化基地建设项目启动,这是我国最大的高端中小型民用无人机产业化基地。西工大人以“航空报国”“科技强军”的赤诚爱国之心,谱写了一曲不辱使命不负重托的壮丽凯歌。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