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0版
发布日期:
创业日记
我是“屌丝创业男”
   本报记者 许梦婷 实习生 李娜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当下,传统衣食住行模式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网上购物、网上订餐,足不出户就可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成为当下生活最贴切的写实。由此而诞生的配送业,也成为服务业中冉冉升起的明星,不过“玩配送”也可以有新创意,如何将网络与配送结合起来?如何创造成功“分秒速递”?在这背后又有着哪些酸甜苦辣的故事,一起来看看西安闪牛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汝刚的创业日记。
    我叫陈汝刚,今年29岁。我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给家人带来更多的幸福。去年,孩子刚刚出生不久,我却放弃了在华为15万元年薪的稳定工作,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办了西安闪牛科技有限公司。因此,初为人父的我其实算不上一个好爸爸。
    2008年毕业于西安外事学院,没什么名校光环,因此我用“屌丝创业男”来形容自己。我想通过网络与配送业的结合来创造出这个行业最大的价值,于是“分秒速递”——最后一公里专业配送业务在我的坚持下最终还是成立了。
    创业初期,我们经常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有的时候更是睡在办公室里。所以根本没有时间陪伴、照顾家人,真的感觉到很对不起他们。一天傍晚,我听到同事在走廊里打电话,“爸爸今天不回去了……想听故事了啊,爸爸电话里讲好不好……”听到这里不由得鼻子一酸,而同事从来没有抱怨过,让我更加心生愧疚。
    资金问题是每个初创企业都会面临的一大难题。我们几个合伙人本身没有太多家底,靠的只是自己学来的技术。最开始我们每天只有500个单子,因为订单量提不上去,公司的发展一直处于原地踏步状态。为了改变现状,我前前后后找了10多个投资人,没想到大家的话都如出一辙:“我觉得你这个项目很好,可是这个订单量有些太少了,等到订单量提上去后我一定投资你的公司。”由于长时间找不到资金,去年12月份开始到今年2月份,公司整整三个月没有给员工发过工资。有一天,一个同事找我聊天,他说能不能允许他白天出去工作,然后晚上回来公司(闪牛)帮忙。当时,听了他说的话,我的心里更是内疚,因为同事连孩子的奶粉钱都拿不出来了。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竟然偷偷地躲起来哭了。
    2014年的陕西互联网大会可以说给我的整个人生带来了希望,因为现在的投资人就是在那时认识的。虽然他们很看好我的项目,但是整个融资过程也持续了4个月,彼此之间存在着很多的分歧,需要不停的沟通和让步,说真的,那个时候经常失眠,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但是回顾起来,我还是认为,相较于其他很多创业者,我们是幸运的,很多人以为我天生口才好,沟通能力强,可是要不是大一的时候,家里发生变故,我想我仍旧是那个一和陌生人说话就脸红的小男孩,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吧。

陕西省委宣传部 主管
陕西省委网信办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20007
陕ICP备05009370号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商务合作:029-82267190
邮箱:news@sxdaily.com.cn
本网站由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陕西日报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