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0年08月01日
新兵往事

陈志远

1971年初夏,我入伍刚刚半年。部队是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通信营,驻地在昆明温泉。

记得那是个天气晴朗、艳阳高照的日子。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部队接到上级命令,说在我们驻地以东若干公里处,突发山火,命我部立即前往扑救。于是,我们紧急集合,在连长的带领下,携带砍柴刀,从营房的后山攀登上去,沿着砍柴的小路,以急行军速度向火场方向奔去。

六七月的云贵高原,午后骄阳似火。我们翻山越岭,疾步前进。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汗水就湿透了军装,非常疲劳。连长命令休息5分钟后继续前进。又走了大约一小时,我开始觉得有些呼吸困难,浑身发软……我想,这也许是高原反应吧,不管是什么,我一定要坚持住,不能掉队!

就这样咬牙急走,一直走到太阳快落山时,终于看到了远处火场上空的浓烟。但当大家目测距离后,瞬间便转喜为忧,老话说“望山跑死马”,此处真正离火场还有很远一段距离,远得出乎所有人意料。连长示意队伍休息一下,和副连长商量着什么。大家面面相觑,脸色凝重。我想,这分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我们的身体已极度疲惫,体力严重透支。大家所带的水,也早已在途中消耗殆尽了。我只感到嗓子冒烟,体能已达极限。

休息,从坐着变成全部躺倒,片刻就听到有人发出鼾声……

大约过了10分钟,连长才叫大家集合。“同志们,”他用变得沙哑了的嗓音说,“我们已急行了近4个小时,预计天黑前不能到达指定地点,考虑到大家的身体情况,我们决定,用正常速度继续前进!”

连长的话,本是想让我们放慢脚步,缓解一下疲劳,没想到,却让大家振作了起来。接下来的一段路,尽管大家的双腿几乎成了无知觉的机械运动,但行进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因为我们都十分清楚,这遍地荆棘的深山,这陌生的环境和即将到来的黑夜,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何况我们还任务在身。

夜幕刚刚降临,我们竟令人难以置信地赶到了火场!

火势猛烈,火光冲天。过火面积很大,火线有几公里长。山风呼啸,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火舌肆虐,吞噬着灌木、山林。已经有兄弟部队和当地百姓在我们之前赶到,正在进行扑救。人们的呐喊声以及树木燃烧时发出的爆裂声不绝于耳。火场如同战场!

连长大声喊着:“两个人一组,每组负责一段!注意安全!”

我们完全忘记了疲劳,迅速冲了上去。

我和战友们就地取材,用砍刀砍下两根铁锹把粗的树杈,对着火苗拼命地扑打……飞溅的火星、呛人的浓烟更激起了我们灭火的欲望,大家只有一个心思——尽快灭火,减少国家财产的损失!随着近处的火被扑灭,战友们又赶往其他着火点,奋勇扑救……

我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的眼睛,眼前一片黑暗,感觉自己躺着,细小的雨点打在身上、脸上,不知身在何处……

一股股树木烧焦的味道逐渐让我恢复了记忆。对,是扑灭了最后的残火,我和战友李星不约而同躺下的。对了,李星呢?“李星!”我向他躺的方向喊着,并用手摸过去。

他回应了:“哎,我刚才睡着了。”

“你怎么样?”

“还行,就是有点累。”

东方渐渐发白,我们躺着,很舒服,像飘浮在云里。雨还在下,我张开嘴,试图接住雨滴——真希望雨再下大些。我们在等待,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事后得知,部队驻地距火场直线距离约30公里。

事后得知,我们下山后扑在稻田埂上狂喝的水,为什么异味特重?那是因为刚刚施过粪肥……

时隔多年,每每想起,那一幕仍让人热血涌动,心潮起伏。那艰难的跋涉,那炙热的火烤,对当时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新兵,无疑是一次成长的磨砺、一场成人的洗礼!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0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