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新媒体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5版:副刊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06日
警徽之下的相守

沙莎

尽管我的爱人一直就是我的同学,可是嫁给他之后,我就有了一个称谓,叫警嫂。

警嫂到底要干啥,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当警嫂的结果却非常明显。好的结果是,我的闺蜜总会带着几分羡慕说:“你老公穿着警服的样子真帅。”就连我的老师都不无赞美地说我嫁给了保护人民的英雄。意料之外的结果是,当别人在情人节、七夕节等爱人的鲜花时,我通常是等值班通知,当别的姑娘憧憬着自己的英雄驾着七彩祥云前来,我的英雄通常是三更半夜背着一包脏衣服回家。

当然还有一个意外,就是除了夫妻感情,我们还有了同披战袍的情谊。2008年我们结婚,那年汶川地震,他去了抗震一线,我在防震棚里奋笔;后来新疆发生暴恐事件,他去新疆维稳,我到乌鲁木齐跑街;开两会,他在会场门口执勤,我在里面守人……在各种想不到的事情面前,我们成功地将爱人关系转换成了生死兄弟的关系。

这个春节,我们也毫不意外地各站各的岗。但是疫情暴发了,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我嘱托他去买口罩。他买了三包回来,花了50多块钱,还抱怨太贵。后来,药店的口罩没了,我也再没见过他。只见过一次他的脏衣服,扔在小区门口的消防箱上,我忙得三天没回家,那衣服就在门口安安静静地待了三天,连位置都没动。

每天,确诊的病例都在增加,我们的小区也出现了一例。小区保安严防死守,各家各户都不可以出去,可是我们家却是例外——他拿着警官证,我拿着记者证,成为小区最“拉风”的逆行者。

“我们要去机场执勤了。” 这么多年,每当有大事发生,他总是说得简单,我也很少去问,不是不关心,而是心疼,这也算我们的默契。后来,我看到他发来照片,薄薄的行军床边,他和战友们在整理被褥,还有就是队员们都推了光头。他说“像不像我们当年去汶川”,后面有个笑脸。

我有点想哭,朋友圈里有人变着花样做饭,有人抱怨蔬菜供应不足,有人说睡得腰疼,还有人怕疫情过去再出门会变胖。可是那些戴着警徽的人必须选择坚守,在风里坚守,在雨里坚守,在病毒面前坚守,在期待之下坚守。

我清楚地记得,那些寒风中坚守的警察,很多还是孩子的面庞。他们总是会笑嘻嘻地叫我“嫂子”,也会跑到我家里大大咧咧地要吃要喝。可是此时他们穿上警服,就要学着前辈的样子守护着这座城,守护着每一个人。

其实哪有什么英雄。警徽之下,更多的只有赤诚。我的老公和他的战友们对人民赤诚所以选择“逆行”,他们对祖国“赤诚”所以选择担当,他们对爱“赤诚”所以选择负重前行。加缪曾说:“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问题。这个概念可能会引人发笑,但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我不知道诚实在一般意义上是什么,但就我的情况而言,我知道那是指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我不愿意给我的爱人多打电话,电话那头,他的对讲机里总是不停地发出各种指令。我也不愿意给他更多嘱托,再多的嘱托在此时也是无力。

但是,我愿意相信,没有谁比这样的爱人更值得相守,装着家国的心更懂爱。我愿意守候,守候着我们的家,也守着我们的温暖。

警徽之下,他选择了忠诚和付出。

大地之上,我们选择了相爱和相守。

这从不特别,也不算英勇。只是生命好短,能坚守的不多,能爱的不多,好在,我们都遇到了。

联系我们

  •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 广告热线:029-82267190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70001     陕ICP备17015255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陕公网安备 61010302000086号

    Copyright ©2012-2020 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