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9版:副刊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5日
寒冬雪夜

哈立新

冬天已悄悄到来,我的心越来越沉重。

记得我13岁那年的冬天,白雪皑皑,冰封万里,北风凛凛,寒气逼人。

雪过天晴的一天,我放学回家参加了农业社的劳动,挣点工分,贴补家用。回到家里,妈妈心疼地迎了出来,拍打着我身上的尘土,问我累不累。我说没事。妈妈端上热腾腾的饭菜,我一口气吃了个肚儿圆。妈妈收拾了碗筷,和姐姐一同从地窑洞里上去,到崖畔捂柿子饼。我在煤油灯下看起了小说。忽然,只听见“嗵”的一声重响,接着便听到姐姐悲恸的哭喊声:“妈——妈——”我心头一惊,扔下小说,跳下炕,飞一样出门。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妈妈平平地趴在地上,身旁是一摊殷红的鲜血。我顿时觉得五雷轰顶,毛发倒竖。我大呼着“妈妈——妈妈——”可是,妈妈再也听不到我的喊声了。我撕心裂肺地哭着喊着,喊着哭着,希望妈妈能够醒过来,可是妈妈竟然就这样一言未留地走了。妈妈突然撒手人寰,我瞬间觉得天都塌了!

寒冬雪夜,残酷无情,虽有一轮皎月当空,可我的心里却是一团漆黑,更觉孑然凄凉。

妈妈是一位农村妇女,她和那时候大多数的母亲一样,下地干活、做饭洗衣,任劳任怨。由于终年劳累,妈妈一遇到天阴下雨就头疼得厉害。但妈妈还是拖着羸弱的身体支撑着这个家,做饭洗衣、下地干活,一样都没落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硬是把我们姐弟俩拉扯大。妈妈的一生是短暂的,只有短短30多个春秋,都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妈妈的一生是平凡的,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是,在我眼里,妈妈却十分伟大。

妈妈是我心中最可亲、最善良、最伟大的人,她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妈妈给了我生命,也给了我无私的母爱。记得有一次,妈妈下地干活,嘴馋的我偷偷喝了大半瓶香甜可口的“补血露”,由于食量过大,中毒而昏迷不醒。妈妈抱着我泪流满面,伤心至极,在她遭到父亲一顿暴打之后还一再责怪自己太过大意,没放好药瓶子。她祈求苍天,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我的生命,只要让我活下来,什么样的惩罚她都愿意接受。这便是一位母亲发自心底的善良和无私的、质朴的母爱。

妈妈不仅对我们关爱有加,而且对身边生活困难的人都施以同情并加以照顾,她的热心肠在全村都出了名。有一次,村上一位日子过得艰难的堂兄来给家里帮忙,妈妈看见他衣服破了,二话没说,把父亲的衣服拿出来让他换上,将他换下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晾干之后还缝补好,叠得整整齐齐。堂兄走时,妈妈还送了他两个高粱面馍馍,让他带回去给孩子填饱肚子。当时,堂兄感动得热泪盈眶。

妈妈就这样走了。生产队给妈妈举行了简朴而隆重的追悼会,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是村上唯一一位被集体追悼的人。下葬的那天早上,全村所有老老少少都参加了妈妈的追悼会。大队书记在致悼词时几次都哭出了声,许多大人也都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一转眼,45年过去了,但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个极悲的寒冬雪夜,那突如其来的打击,刻骨铭心,终生难忘。每遇寒冬雪夜,我都会想起妈妈,思念妈妈。时间越久,思念越深,妈妈仿佛不曾离开过。每每想起妈妈,止不住掩面哭泣,悲从心来。痛定思痛,以泪作墨,写下这段文字,以抒发作为儿子的无限悲痛之情。

妈妈,你可听到了儿子的心声?妈妈,你可知道儿子深深的思念之情?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