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9版:副刊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5日
如诗如画朱家湾

刘福明

金秋十月,阳光明媚,天高云淡,到处洋溢着丰收的幸福和喜悦。

我有幸成为市作家记者金秋采风团成员。采风的目的地是风景秀丽的国家森林公园牛背梁脚下、镶嵌在秦岭南坡的一颗璀璨明珠、全国知名的美丽乡村——朱家湾。

深邃的山峦,秀美的画面不断映入眼帘,我沉浸在十月秦岭南坡多彩的美景中。多年前曾去过朱家湾几次,但多因季节或因公务匆忙而过。我还在努力搜寻着封存已久的记忆,同行的小张就被路旁的美景所感动,“哇!快看满山的红叶,太美啦!”

我知道这样的景色只是冰山一角,便脱口而出:“好景还在后头呢。”

我们沿着新改建的柏油马路绕山而行,七转八拐,来到心中期盼的朱家湾。

朱家湾的十月,红叶漫山,层林尽染,如诗如画,美不胜收。葱茏的山峦连绵起伏,在清凉的秋风中慢慢变幻成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画卷。看那红的枫叶、黄的杏叶、紫的蔓藤、绿的松柏……好像大山的儿女,在母亲的怀抱里相互支撑着,依偎着,温暖着;在明媚的阳光下,就像一群少男少女手牵着手,憧憬着白云对蓝天的浪漫。这里的水,来自秦岭深处的溪流,汇集成乾佑河,顺势而下,流向远方。两岸茂密的茜草郁郁葱葱,毛茸茸的芦苇花、金灿灿的山菊花在秋风中摇曳;沿河而上,时而串串碧潭,水天一色,清澈见底,水中的鱼儿自由自在,穿梭在蓝天白云的倒影中;急流处,细听潺潺流水,似诗似歌。这里的民居多是近几年打造全域旅游美丽乡村时新建的小洋房、小别墅,错落有致,富有浓郁的陕南地方特色,白墙灰瓦,红门花窗。干净整洁的小院悬挂着成串成串的红灯笼,林立着显眼的农家乐招牌,秦南人家、佳味人家、好时光酒家、绿缘客栈、幸福农家乐……不胜枚举,与山坡上的斑斓遥相呼应。

“啊,太美了,真是太美了!”

同行的采风团成员,被这里的美景所感染,顾不上旅途的劳累,就忙着开始采风。有的拿起相机不停地拍照,有的手掬清澈的溪水感受水质的甘甜,有的忙着和村民畅谈这里发生的巨变。

我来到一处叫阳坡院子的民宿,民宿的老板听说我是来采风的,忙出来打招呼——“欢迎,欢迎!”

阳坡院子是朱家湾最具代表性的民宿,是在原民居基础上改造的,坐落在南坡根,屋后是一片浓绿的竹园,四周通透的篱墙上爬满了凌霄花,篱根铺展着山菊花、格桑花。门前一排排银杏树直挺挺的,像威武的士兵,金色的叶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时而有落叶像金色的蝴蝶在秋风中起舞,而后悠然自得地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一棵棵粗大的柿子树上,红红的柿子似庄稼人的笑脸,有几只喜鹊也可能因客人的到来,在树上叽叽喳喳,唱着动情的歌。进入院内,曲径通幽,绿萝绕梁,一株碗口粗、造型独特的迎客松仿佛像主人一般,伸出一双热情的“大手”,各种小品、盆景把院子点缀得格外富有情调、富有诗意。

“欢迎进屋体验一下,这可是权威部门认证的4A级民宿。”老板给我介绍。

我随老板进到屋里,屋里的布置让我震撼,这分明是城里的星级酒店嘛,洗浴间、卫生间、休闲茶座、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软绵绵的大床,雪白雪白的被褥,看得出主人的经营之道。木楼上的设计贴近自然,一面土墙泛着泥土的香味,晚上躺在床上能望星星、瞧月亮,可以插上遐想的翅膀,到浩瀚的苍穹里翱翔。

“真没见过这么高大上的民宿,4A级绝不为过。”我对老板说。

老板给我介绍,多亏这些年县领导从实际出发,大力发展旅游产业,打造美丽乡村,进行村容村貌改造,通了自来水,重修了干线公路,硬化了乡村道路,拉通了网络宽带,去年又通了高速公路,缩短了到大城市的距离,游客越来越多了,老百姓的腰包鼓起来了,这些巨大的变化,在过去可是连想都不敢想。三十年前,这里还是穷山恶水黑石头,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老百姓的生活十分困难,乡村一直流传着“洋芋糊汤疙瘩火,除过神仙就是我。山路弯弯地不平,道路泥泞难出行”的歌谣。

对于老板的话,我的感受是比较深的。的确,我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和现在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记得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的那年冬季,我和同事来山城出差,碰上一场多年不遇的大雪,一夜间,山川河流、树木草地、房屋道路全都变成白雪皑皑的冰封世界。那时出山,唯一的一条三级公路还没改造,更别说火车、高速了,我的心就像阴沉沉的天,被潮湿阴冷的寒风笼罩着,无奈一周之后老天才露出笑脸,公路上的冰雪才开始融化。那时的车也不像现在各种各样的小轿车,马力大,车况好,坐着也舒适。我们的帆布篷(老北京吉普)刚行驶到黄花岭下,还没走出朱家湾地界突然抛锚了,怎么也打不着火,像头病得奄奄一息的老牛卧在那里,急死人。司机下车左拧拧,右看看,怎么也弄不清啥毛病,眼看日头要落山了,大家又冷又饿,这可怎么办?正当我们发愁时,对面走来一个又黑又瘦的小伙子,个头不高,大脸盘,大眼睛,三十多岁的样子。小伙子走过来,“天快黑了,看你们在这弄大半天了,这车恐怕是修不好了,要不到我家住下,明天再修,我家就在路对面。”小伙子指着对面又低又矮的三间石板房说。

可能是小伙子看出了我的疑虑,又自我介绍说他叫马跃进,1958年生的,所以叫跃进,是这里的生产队长。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就放下一半。我们跟马队长回到屋里,他一边倒开水,让我们先喝点,暖暖身子,一边吩咐媳妇赶快做饭。那天,我们端着洋芋糊汤,烤着灶前的疙瘩火,心里感到格外的温暖,庆幸遇到了好人。从此也让我记住了朱家湾,记住了马跃进和他的洋芋糊汤,记住了纯朴善良的山里人。

好多年过去了,也没有马跃进的消息了,也不知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听说这次安排来朱家湾采风,心想这好,这次也一定把马跃进采访采访,当年那个小伙子现在应该是老马了!

“你们村上的马跃进这几年过得咋样?”我问老板。

“怎么,你认识老马?他现在可是我们村上的大能人,这几年种植香菇、木耳发达了,不仅他挣了钱,还带动周边的贫困户赚了钱。前几天县上领导还带人来参观他的生产基地呢!”

“要不我这就带你去采访老马。”

我随老板沿河而上,拐了两道弯,是一处地势宽阔的田园,映入眼帘的是远处明晃晃、亮闪闪的塑料大棚和大棚上面的太阳能光伏电站。

“老马,你看谁来了?”我俩来到大棚前,马跃进正在给前来采摘香菇、木耳的几个村民进行培训,听见有人叫他急忙回过头来。

我和马跃进都上前一步,相互握手,我藏在心中的那份情、那份感激一下子都迸发出来,用有力的双臂拥抱了马跃进,说道:“看样子这些年你干得不错嘛!日子一定过得很好。”

马跃进说:“是脱贫攻坚给我们带来了好日子。你看我这些塑料大棚,再加上太阳能光伏发电,每年至少纯收入几十万元。我这里聘了几十个村民,我们村上的贫困户就有二十多户,每人每年农闲在这里打工至少挣万把元,当年就能脱贫。我已带动二十多户贫困户脱了贫。”马跃进一边介绍,一边领我进到大棚里。今年最后一茬香菇已经成熟,看到那肉乎乎、胖嘟嘟、密密麻麻的香菇,我仿佛看到了贫困群众充满希望的笑脸,看到了马跃进和媳妇高兴地数着票子的画面。

临走时,马跃进邀请我到他家里去做客,说他家里也建了三层小洋楼,媳妇在家主要经营农家乐。“今天到家里去,让弟妹给你擀面吃,给你做香菇炖土鸡。” 我告诉马跃进,这次采风是统一行动,下次来请弟妹做香菇炖土鸡,还要做洋芋糊汤哩。

离开马跃进的香菇基地,我的采访就此结束。我觉得这次的确不虚此行,采风团成员一定都是收获满满。感谢党的好政策,让这个小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过几年,高铁修通之后,这个如诗如画的美丽乡村将成为西安名副其实的后花园、会客厅。

陕西日报传媒集团  |  网站简介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2-2016 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一号 邮编:710054 广告招商:029-82267190 传真:029-82267154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3002 新闻热线:029-82267123 投稿邮箱:news@sxdaily.com.cn

陕ICP备05009370号-1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陕B2-20180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626号